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soramafu】wifi还是mafu

【soramafu】wifi还是mafu
算是七夕贺吧
50fo点文其一
傻白甜注意
ooc注意
禁止代入三次元注意
*文前
夏天真是各种意义上的讨厌啊【掩面】
soramafu同居恋人设定
标题是废
私设就是多得像灾情一样【不是】
文力down所以这次跟po的身高一样短
不会撒糖
po现在差不多亲身经历的事情orz
有bug的话可以打脸【不是】
大夏天的中午出门真是恶魔=皿=
吐槽有点厉害请无视
通篇都是扯淡
就算这样我也是真爱黑啊!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突破天际
#满园逗比关不住,一篇渣文出墙来#




*正文
-soramafu-【wifi还是mafu】
夏天,夏天。
温度计红线以不断攀爬的姿态质疑仪表高度,空气中的水分含量要么像秃子的头发一样可怜要么像标本室的福尔马林那般过剩。
喔,夏天。
对于这个单词究竟有何意味,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比如,在そらる那里,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发语词。
“我恨夏天。”
他重复着,充满嫌恶地用怨毒的眼神盯着被自己弃置在沙发上的手机,眸光冷艳像睨视一颗流着脓水的烂苹果。
如果那台向来为そらる所「重用」的手机也像二次元动漫里说的那样能够有点思想的话,现在一定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正在迈向短头台的死囚。
一旁忙于写结业论文的まふまふ从电脑前抬起眼,偷偷瞄着そらる的脸色仿佛刚才生吞了一只蜘蛛那般黑得难看,一边咽下一口星冰乐一边小心斟酌着开口:
「そらるさん不要迁怒给天气啦……出去交了就好了嘛OωO」
下一秒原本握着星冰乐杯子的手里立刻就空了,在まふまふ说到「出去」这个词的瞬间,そらる夺走了他正在享受、还剩三四有余的冷饮作势就要往桌子下的垃圾桶里扔,动作之快与敏捷丝毫不输给电视上天天播放的动物世界里那些正在抢食的狮子老虎豹子或者猛禽类。
「啊啊啊啊啊そらるさん别这样!浪费啊!」
感受到了(来自星星的【×】)威胁,まふまふ以一种不是亲眼所见就难以想象的速度扯住了そらる运动中的手臂,及时制止他暴殄天物的行为,赢得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欣慰目光。
そらる放开了无辜的冷饮转而浑身戾气地盯着まふまふ,然后抬手指向了另一边的窗户,语气可怕得像是一个一个字切出来的:
「这种天气你给我出去试试看啊?!」
如果眼神也可以有重量,那まふまふ早已被そらる的逼视压扁了。
顺着そらる手指的窗户我们可以感受得到,阳光在高温的酷刑下苍白而呆滞,而整个世界的声音遭受了同样待遇,唯一幸存的蝉声嘶力竭地扯开嗓子,趾高气扬得好像它们就是那个行刑者——喔,夏天。
无怪そらる如此暴躁,太阳晒得狠毒的现在他确实是诸事不顺。
昨天好不容易熬夜完成了作业打算今天好好放松一下,当然对于一个跟紧现代化潮流的人来说用于休闲的网络也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一个懒觉睡到自然醒之后そらる非但没有能够数钱数到手抽筋,反而是要起来弄点能吃的给自己和まふまふ打发午餐,打开电脑准备愉悦身心时却发现自家台式的户外网线被劈断了无法上网——感谢昨夜暴雨和雷劈。
拿起手机想要发条推特感叹一下自己没有电脑玩的悲哀还要收到通信公司的欠费停机短信,そらる觉得今天自己是命犯太岁。
想要上网方法不是没有,身边恋人口袋里的手机就可以拿来玩。然而自从不小心撞见过まふまふ一脸痴汉地盯手机上被设为桌面的自己的照片就差没舔上去的模样之后,そらる就发誓死都不碰那台遭受过まふまふ痴汉光波攻击了无数次的手机。
所谓天作孽尚可存,自作孽不可活。为了不要被太阳晒个蜕皮,そらる在まふまふ各种各样的软磨硬泡之下仍旧抵死不从,就是不出门交话费,于是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万般无奈之下他让まふまふ打电话叫人来维修网线,结果两个小时过去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催まふまふ再打一次电话那个交流障碍却死活不愿意了。再看一眼窗外,そらる有一万个理由相信维修人员说不定已经被毒辣的太阳煎得糊在了地上,像烤肉一样。
——如果天月くん在外面就正好可以吃到烤肉了……便宜他了……
一边进行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心里活动一边扔下衔着空杯子盯着自己发呆的まふまふ走回沙发旁,そらる拾起了自己的手机走回自己的房间。
叮嘱了まふまふ要在大厅写完论文不许随便进来之后,そらる关上房门打开了空调,然后他做了一件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在日后まふまふ提到这件事的时候维持礼仪的事情。
靠着书桌站在窗口,他打开了手机的wifi按钮,然后一只脚踩在地板上支撑着自己一半的体重,另一条腿屈起膝盖跪在了桌面上,难得地挺直了背脊,用左手扳着书桌边缘以防自己摔倒,右手拿着手机努力伸到窗户外面去试图连上wifi——是的,そらる房间的窗户外有一个微弱的开放wifi,需要他用这样猎奇的姿势去伸出手机才能勉强使用。
连上wifi之后そらる也顾不得别的什么形象问题,开始刷起了推特,抱怨着该死的天气以及种种不幸。
当然,他没有提及自己现在是以怎样一种艰辛的姿势在蹭着wifi。
人的欲望一旦得到满足之后就容易变得特别高兴,一高兴之后就特别容易忽视飞逝的时间。所以当まふまふ兴奋地推开そらる的房门大喊着「そらるさん我写完论文啦」的时候,看到的是维持了一个奇葩姿势几个小时正在往对话框里输入字符的そらる……以及听到自己的喊声回过头时脸上强作镇定却掩饰不住惊慌又有点闪躲的神态。
世界安静了一秒,接着响起了まふまふ畅快的笑声。
そらる的手机冲着他的门面雷霆万钧呼啸而去。
某年某月某日,まふまふ因嘲笑そらる而被胖揍一顿,家暴第x次。
恼羞成怒的そらる在修理完まふまふ后心情平复了很多,于是将对方赶出房间并警告「敢再进来就让你哭」,再一次到窗边去用那个极其不雅的姿势继续蹭wifi上网。
当他再一次刷新推特页面之后,银发赤瞳的头像浮了上来:
[そらるさん为了wifi把大魔法师まふまふ给放置play了(´;ω;`)可恶居然比不上一个wifi有用!]
默默看完了推文,そらる放下手机从桌子上下来,走到了正在沙发上端坐着玩手机假装没注意到他的まふまふ身边,白皙修长的手指搭上了对方瘦削的肩膀,吐纳气息都呼在了对方的耳廓上轻轻落下:
「既然这么不满,那就做点证明你比wifi有用的事。」
————————拉黑灯————————



*废话
就……就这么坑爹地完了!
po居然莫名其妙的在七夕把cp给甩了……
咳各位七夕火把节快乐!
对不起实在不会撒糖;ω;
崩了そらるさん对不起!!!我明明是厨着他的QAQQQQQQQ
#厨到深处自然黑#
#七夕快乐#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