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中长篇】神の孩子不流泪Ⅸ~Ⅺ

这里天亮了……居然平静地一夜未眠。
可能受了点刺激在清晨更文orz.不知为何明明非常困,头也疼得很,可就是不想睡←我明明是有抖s评定的
摁着太阳穴码了一个小时的字就出来这么点渣渣你们随便讨伐我吧QwQ.因为头很痛所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bug啊之类的(这么草率真的好吗?!),有的话以后会修改的
前面几篇如果要看就请自己戳我好了0w0爪机党无力链接
感觉无意间把soraru桑写得高冷起来了不是我的错是ooc的错orz.



玖<
第二日的清晨。
“您就是soraru君吧,”长相甜美的女护士笑道,“知道您今天要来,我可是费了很大劲才跟人换的班哦。”
soraru只是报以一笑:
“有劳,只是不知道我要找的人……”
“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不过……他的神志实在不太清楚,您可能会失望。”
“谢谢,没关系。”
soraru推开门,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人。在目光接触到hoshino kaeda的瞬间,soraru眉心忽然一沉,意识有些恍惚——怎么,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吗?
很快他摇了摇头,又集中起精神仔细而得体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
自称是Albert.Einstein的精神病人hoshino kaeda,入院之前仿佛被人抹杀了存在一样,没有任何资料证明他前半生的生活,现在却因为牵涉到严重凶杀案再次回到人们视线里。而他血色的瞳孔里却依然保持着礼貌与友好,虽然胡子许久不剃,头发也没怎么剪,连脊背都弯了起来。
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然后颇有些拘谨地站起来伸出手:
“您好您好,我是Albert•Einstein,请叫我Einstein就好了。”
soraru没有表示任何异议,礼貌地握住他的手:
“您好,Einstein先生,我是soraru,您只要叫我soraru就好了。”
古怪的两个人,仿佛交谈的地方应该是某个鸡尾酒会的现场,身边有穿着小黑裙的高贵女士和西装革履的绅士。
“那么,soraru,你是来跟我讨论问题的吗?”
“是的,Einstein先生。关于最近大家都在谈论着昨天那起离奇凶杀案件。”
已经疯了的hoshino kaeda突然激动了起来,重重地拍了一下soraru的肩膀:
“这些人啊……不就是一场杀人案吗?有什么好议论的,犯人不都死了吗?还讨论已经过去的悲剧有什么意义?还有没有……”
soraru礼节性微笑着安静地等他说完,慢悠悠地扔出了这么一句:
“所以说,那个大家所说的suzumu君,您的确是认识的咯?”
“suzumu?”精神病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那是谁?”
“这起凶杀案的死者兼凶手的名字。”
“suzumu?”他摇摇头,“suzumu是谁?我不认识他啊,我是Albert•Einstein啊!”
他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soraru扶住他,语气温和道:
“嗯。抱歉,我只是随便问问的。”
然后他挥挥手叫来门外的护士:
“我想,Einstein先生需要休息了。今天打扰了,告辞。”
光线甚好的上午。
早上十点整。
soraru拨通了手机:
“mafu君,醒了吗?要不要给你带早餐?……嗯,今天中午不回家,案件调查有进展,约了lon桑……嗯,日安。”
没什么的,即使你藏起来,我也会找得到。

拾<
很多次碰到谎言,于是接触真相的时候,往往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从精神疾病防预控制中心里走出来,soraru如同电话里说的那样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穿过马路在精神病院对面的“Rosa Leben”咖啡屋坐了下来。他要了一杯Letto,然后把整份的奶油倒在上面,却不搅拌,只是撇了一点奶油放在舌尖。
他的目光停留在窗外,街对面的精神疾病防预控制中心,缠绕着铁丝网,却是这个世界旋涡里的小小天堂。
“啪”。
一叠资料放到soraru面前,接着lon坐下来:
“soraru桑久等了,因为还需要调查些资料,所以来晚了。不过……这家咖啡厅真是很复古呢。”
lon说着扫视了一圈店里的装潢。
“我这个人比较怀旧。”
“有比soraru桑更怀旧的,”lon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些资料,“根据soraru桑的要求,我仔细调查了suzumu君的过去,没想到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请soraru桑过目。”
于是soraru从背包里拿出黑框眼镜戴上,拿起资料认真地翻看起来。
“这是……”
soraru翻阅着资料,眉头猛然锁紧。
“啊……没想到吧?验尸结果表明这个suzumu君的骨骼与肌肉年龄竟然比身份证上的还大了五年之多,究竟是……怎么样,soraru桑有什么感觉?”
soraru皱眉一笑:
“呵,穿越的感觉。”
“看样子……soraru今天的访问也有了结果?”
“嗯……我总觉得,hoshino kaeda,应该没有疯。”
他刚才回答自己的问题,看似毫无章法,但是却始终主动地将问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刚才,我问他,认不认识suzumu君。他的回答是‘不认识,我是Albert•Einstein’,他明明不认识,只要说不认识就好了,为什么要再次强调自己是Albert•Einstein呢?这分明,是在强烈地掩饰什么。虽然不知道是谁解除了suzumu身上的HW1X芯片,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个hoshino kaeda桑神志正常,他就是最大可能性了。目前需要的是证据,还要麻烦lon桑再努力调查suzumu君生前与hoshino桑联系的重要内容,明日我也再到精神病院来亲自调查看看。”
“聪明啊soraru……”听着soraru缜密的推理,lon不由得为对方的沉着冷静轻轻鼓掌,“不过我一直很想问,soraru桑为何要对这个案子如此上心呢?凶手都已经死了,可能是同伙人的hoshino也被严密控制起来,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是案犯,他的精神疾病会让他逃离法律制裁,事实上你和mafumafu君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suzumu君是已经死了,可是他曾经差点杀了mafu君,这点我不会原谅。况且作为一名侦探,我必须找出真相。”
正午十二点的烈阳衬得他深蓝偏黑的头发几近透明,同样深色系的瞳孔里少有地出现了一丝戾气。
lon沉默着听完,只是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理解了。可是说实在的,soraru桑,真的不要一个人背负太多。”
soraru只是仰起脸迎着阳光微微眯起眼睛,同时涓滴不漏地掩去了藏在那副眼镜下的疲倦:
“我不想,但不得不。”
总要有人来承担这后果的,只是我被不幸选中。

拾壹<
这之后回警署查看了一些相关资料,又跟警官们一起讨论案情,忙碌许久。待到soraru回到家时,夕阳已经给他的蓝发镀上了一层浓重的金色,映衬得他整个人闪耀明朗却虚幻得不真实,似乎一眨眼就要消失在漫天云霞之中。
mafumafu就在窗台看着他渐行渐近的身影,有种熟稔的感觉浮上心头,本该是倍感安心,然而……
不安定感浓烈。
mafumafu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要独自一人去努力呢,soraru桑?明明我是那么地想帮上忙啊……
“soraru桑,欢迎回来喔!”
听到门锁转动发出的声响,mafumafu收拾好脸上的表情就站在门口欣喜地打量着他。
这短短的一点时间,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提任何关于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气氛微妙而默契。
“嗯,我回来了。”
看着mafumafu元气的样子,soraru也略微恢复了往昔的笑脸,虽然脸色并不大好,但是至少显得比较轻松了:
“抱歉,弄到这么晚才回来。自己在家要小心,这么蠢的话我很担心再来第二个那样的人啊……”
虽然语气有点恶劣,但他说这样的话,分明带着恳求的语气。
仿佛只是再给他一个机会,和他说话。
“soraru桑安心工作吧,”mafumafu回答,似乎要增加soraru的安定感似的,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会有事的。”
“嗯。”soraru点了点头,“那我去做晚饭。”
“还是我去吧。”mafumafu拉住他,“soraru桑已经累了一整天了。”
soraru只是摇摇头:
“不要紧,你做的东西根本不能吃。我……”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仔细听了铃声,是soraru的。
“……没事,你接吧。”
“嗯,抱歉——喂?您好,我是soraru。您是哪位?”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异常地不冷静:
“soraru君!出事了!”精神病院前台接线生S!N的声音,“刚才我们精神病院里发生了命案,死者是今早接待你的护士,凶手似乎就是那个……那个自称Albert•Einstein的hoshino kaeda!soraru君没有再回来吧?!现在……没事吗?!”
“嗯,没事。我没有再回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接着是仿佛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一口气:
“啊!……还好您没有再回来。谢天谢地啊,如果soraru君真的在这里出什么事的话,我们可能切腹都不足以谢罪了。”
“嗯……哈哈,我想差不多吧。”soraru疑似开玩笑却冷静地回应了一句,不理会对方充满抱怨的“喂——”,毫无同事爱地继续,“那么我知道了,没事就收线了,明日我会继续去拜访的。谢谢。”
我还不能停歇。我不会累。
我有一整个天空和世界,却只能选择救我最爱的人。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