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suzusora】-最终妄想- 唱见深夜60分

【suzusora】-最终妄想- 唱见深夜60分


开始时间00:15,结束时间01:03(昨天忘了发出来了【你】)


スズム×そらる无差基本没有cp向


或者根本没スズム什么事【。】请坚持着看到无聊的最后,大感谢


渣短意识流,可能是上一篇-厌阳天-的同系列(虽然不是一个cp【。】)


还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词藻堆砌症没法救


似乎少女系描写有?


但少女心又没有纯情也还是没有


私设那么那么多!


ooc小能手







前段时间SEIさん说打算出本,无意间随便安利了我一下立刻就汪汪地渣suzusora去了←自拆自逆到世界尽头的cp观


依然盛夏设定,被很久以前千秋文豪的那篇mfsr给绑架【×】了再也没有走出来过


勉强算是新年时候寂然さん的点文【?】抱歉啊拖了那么久,而且还不是太理解TE的真谛;^;手机没法卷,哪位看到了帮忙圈一下吧,谢谢【土下座】






-最终妄想-


「スズムくん,你来讲解一下这道导数题。」


「啊,好。这道题应该是这样的……对函数求导得……由定义域代入导数计算……单调增区间是……」


被老师点名起立的少年就坐在そらる前面。没有一般学生被突然叫到时那种左顾右盼、翻动书页或摇晃椅子之类正常的小慌张,スズム非常镇静地站起来,低头看着作业本上自己解题的步骤,不咸不淡地照念出来,语速不快咬字清晰,属于少年人独有的声音干净透亮,感觉如流淌的清水一样的温和灵动,没有哪里很出奇,听在耳朵里竟意外地有阳光般穿云破雾的锋锐质感。


そらる就是被这样的声音从迷迷糊糊的打盹中刺醒的。看起来刻板正直勤奋努力成绩突出的优等生,没有哪个同学或老师能猜测得出他伏台的原因竟然是昨晚玩游戏玩得忘了时间,用这种问题学生的方式熬夜到凌晨三点。


他用力晃了晃尚处混沌之中的脑袋,下意识抬起的视线自然落到スズム身上。


由于起立和教室窗帘没拉严实,盛夏上午10点的阳光从缝隙钻进来,轻飘飘地落在スズム赭石色的头发上,细碎短发折射出缭乱微光使得他的发色都淡了一个层次,整个人与阳光和谐地融为一体,仿佛生在光中,本应如此。


天气太过于炎热,是即使静静坐着什么都不做也能出汗的酷暑。


重新戴起眼镜,そらる很清楚地看到,スズム后颈处细密的绒毛上刷了一层薄薄的汗珠,碎钻似地嵌在肌肤表层,阳光一照晃得眼前闪光一片,令人忍不住想到湖面波光粼粼的景象。


视线往下滑,紧接着看到的就是スズム穿着白衬衣的后背。正在生长期的身体劲瘦挺拔,抽条着往上长,腰背或锋利或圆润的线条统统往里收紧出厚积薄发的力量感。


本来就不厚实的衬衣布料在被汗水浸湿后更显得苍白薄透,紧紧地黏在スズム后背上,精炼出一对蝴蝶骨孤峭的弧线。仿佛下一刻这个融在阳光里的男生就能背生双翼,尖锐的骨骼穿破肩胛透体而出,轻而易举撕裂泛着细小血管的肌肤,随之涌出的鲜血为新生的洁白羽翼祭礼……那是自由无往的象征。


——真见鬼,让人……移不开眼神啊。


小睡一觉的そらる稍稍用视线把前座的后背摸了个遍然后停止了不可告人的联想。撩起自己在夏日里略显厚重的刘海,伸手往额头一擦,得到的是令他厌恶的湿润。


明明就很讨厌汗水的湿臭黏腻,但是对于面前解答完了题目正重新坐下来一身热汗的スズム却意外地很喜欢。


是哦,是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喜欢哦。


小心地收起自己的视线,そらる努力想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回摊开在桌上的作业本上。可惜刚才スズム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莫名生出偷窥般羞耻感鞭策他不能抬头向前继续注视,装作认真思考习题,心里却有如拿刀砍电线,一路上火花飞溅噼里啪啦地爆炸唯恐不能把世界点燃,激烈地啃食他引以为豪的理智。心脏有莫名的肿胀感,像是冬天里被冻肿的手,微疼,有些痒,肿胀的关节,动作迟缓不便,握不住笔,写不出端正的字。


有一点点,被迷惑了。


——就稍微……正常地看一眼。


终于拗不过太过强烈的意愿,そらる慢慢抬起头,用力闭眼睁眼好几次调整着自己的眼神,深深地呼吸,夏日相对封闭空间里不可避免的汗液味道争先恐后涌入鼻腔,他难耐地皱了皱眉,终于试图以自己最自然如同不经意间的目光飞快掠过スズム的头发和脖子。


——啊,没有被发现。


そらる心下一喜,看着スズム依旧端坐着没怎么在意的背影迂回着挪开视线,准备再接再厉。但是当他瞥到スズム同桌——那是个容姿秀丽的女孩子——桌上正对着自己摆放的镜子时,立刻睁大双眼捂住自己的嘴以免真的在课堂上惊叫出声。


那面不大的镜子映出了スズム的大半张脸,微微眯起的浅栗色眼眸正通过镜面注视着自己,里面演绎着令人心惊胆战的狡黠和笑意,甚至是了然于胸。全然被看穿的感觉实在是让そらる有点恼羞成怒,刚想恶狠狠地瞪回去却突然被迫停住了。


刚才的スズム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还没等他看清那里面到底蕴含的是什么,行动敏捷的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唰」地起身回头,越过桌子探到他面前,很是坚决地亲了过来,亲在他的唇上。


近距离观看下,少年素白细腻宛如霜雪的面容平添了男性少有的精致,轻易让人突然就心跳加速面颊发烫。两人的额头由于用力过猛控制不好撞在了一起,深蓝色与赭石色的头发短暂地相互纠缠,そらる因惊吓而瞪大的深蓝瞳孔里映出スズム泛着点红的眼尾掩饰不住的害羞,好像还有着那么点……奸计得逞的快意。


「唔……你!スズム!你这个……」


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在上课这是个男人的そらる一把就推开了スズム,猛然站起来又惊又怒地后退了几步。


「诶,怎么了そらるさん。」用肯定句的语气说出疑问句的スズム微笑着走近并伸手揪住了そらる的衣领不让他再后退,「说吧。」


「……呃?」

  

「そらるさん不是有话要说?」

  

——什么……意思?这个人什么意思!


そらる完全呆住了,楞楞地睁着眼睛看着他。

  

「没话说,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喜欢的吧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是喜欢我啊。」


「喜欢我的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


「……喜欢。」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


——闭嘴啊!我确实是,有话要说。

  

要对这个人说,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发现已经不能自拔,发现在喜欢着他这条路上奔走的脚已经停不下来,只能一直一直继续,直到腿都断掉。


要说出来。


但是怎么可能?怎么能说的出口?


要怎么告诉眼前这个人,他那点隐秘而羞耻、巨大而脆弱的心思?


「我喜欢你。」


……


「スズム。」


……


「我喜欢你,一切。」


非常非常喜欢你。


脑子还是昏沉的,被枕着的手臂似乎已经麻痹了,麻麻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咬住了唇。

  

「醒来啦?」


轻快明亮的男声传了过来,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话。そらる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到前面一脸笑容的男生,赭石色的头发,生气勃勃的眼睛,精神满满的模样看着便让人觉得舒服。


「嗯……」


含糊地应了声,坐起身体才发现刚刚感受到的闷热来自旁边敞开的窗户,脑子还是钝钝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是……熟悉的教室,熟悉的课桌,熟悉的数学题,熟悉的阳光,还有眼前熟悉的人。


「そらるさん,睡了一节课哦,难得啊。」


还是那个能刺醒自己的声音,微眯的栗色眸子、斜飞的眉目和挽起的唇勾勒出那个看不透的微笑。


「啊……。昨晚太晚了。」


看着スズム已经转过去和同学攀谈的背影,そらる抬手挡住了眼。


白亮明净空澈浩浩荡荡得真切的日光里,没有谁挺拔的背脊和吻过来的唇。


Fin.

那个……大家看得懂吗;ω;回复希望,大感谢!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