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soramafusora】-厌阳天- 唱见深夜60分

开始时间23:40结束时间00:23

空围无差基本没有cp向

渣短意识流,有可能中篇?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暴力场面有

没有少女心没有纯情

私设那么那么多!

ooc小能手

……原本是想写suzusora的

新的风格尝试,好奇怪的样子……有什么想说的麻烦请告诉我,非常感谢








-厌阳天-

随着那只手撩起自己的发尾捋了捋的动作,今年的夏天毫无预兆地提前降临了。

明明只是三月要到来的时间,气温跟脱肛的野狗似的八十迈地往上冲,空气中的水分稀薄得如同秃瓢的头发,闷得人燥热难耐。

午后阳光懒散,赤橙黄绿青蓝紫腻腻歪歪糊在脚后跟苟且得黏答答,まふまふ挽起衣服的袖子从背包里拿出水瓶,喉结缓慢地一上一下活动吞咽着矿泉水,赤眸掩在过长的刘海下虚虚地眯着,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在昭示这个灿烂得让人有点心烦的季节:

头顶生生不息的毒辣日光——确定;街边商店冰镇的汽水——确定;路过女孩膝上的短裙——哦,这个倒是不能确定的。

思及此他不禁笑了两声。半瓶水过后,身体里的渴下去了,心理上的渴却莫名上来了,热风一股吹得发丝打焉,まふまふ继续踏着有些拖拖拉拉的脚步向学校挪去。

裹在袜子和白球鞋里的右脚脚趾不停发出痛感提醒他前两天因为出门买生活必需品正好赶上烟火晚会人流大军而不小心被踩到脚趾出血的事实,他不得不拖沓着脚步,时间足够早,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迟到了也不会有谁在意。

但他强迫着自己加快了步伐,脚趾在更强烈的摩擦下更痛了。まふまふ「嘶——」地倒抽了一口凉气,细长的眉蹙在一起,生理泪水几乎是瞬间就挂上了眼睫,就连表情似乎也有些扭曲。

——什么啊,这就要哭了吗……弱弱的……跟女孩子似的。

不知为何从小就特别地不能忍受疼痛,一点小小的痛感都能让他控制不住发出尖叫,女孩子一样的叫声,女孩子一样的怕疼。抿着嘴嘲笑了自己的脆弱,步速丝毫不减,想象着白球鞋下脚趾的伤口再度破解流出恶心的脓水和淤血一点一点地晕染在袜子上,まふまふ还是努力扯出了一个微笑。

——没关系。反正也不会有谁在意。

最终到达学校的时候还很早,教学楼转角处的墙壁散发出的恶臭足以告诉任何人墙的背面是厕所,泛黄脱粉的壁面被什么人用或黑或红的染料涂着「我爱×××」「旧教学楼里有鬼」「不管谁也好来和我恋爱吧」「××去死啊」这样的字迹,群鸟叽叽喳喳掠过天空投在上面的黑影扭曲变形,新建成没三年的楼房老旧得像是上个世纪被遗忘的古建筑。

まふまふ经过那里,攀着尘埃浮动的扶梯走上二楼,慢腾腾地转过来刚想要踏上下一阶楼梯。

「砰咚——」黑色的重物从他眼前飞过,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没有很轻盈也没有很像蝴蝶,落在二楼走廊的另一边重重地撞击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那是一个人。まふまふ记得,那是他们年级的一个同学。但也仅仅记得是他们年级的一个同学。

まふまふ觉得不止自己的身体,甚至脚下的混凝土都颤抖了起来。

映在赤色眸子里的身影是沉重的深色,深蓝色的头发,深蓝色的衣服,拳头以及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白皙得有点病态,整个人逆在光里宛如轻灵的黑鸟。那是好几个围殴一个的暴力场面,深色的男生揪着看似头目的一人掼在墙上照死里打,凶狠的刺拳落在腹部,肘击脸颊,膝击下身,每一次动作都是暴力的极致,眼里好像有只狂暴的狮子要跳出来搏人而噬;剩余几人围着他,棍棒、板砖或拳头轮番招呼,打得他唇角开裂浑身青紫,额头上的血窟窿流出暗红的液体浸湿了他大半张脸,他却丝毫不理会,咬着牙仿佛不知痛或疲倦,只一心一意对着面前哭爹喊娘的头目猛下狠手。

想来刚才那人被打飞出去也是他的杰作。

被围殴的男生一言不发只顾着打,まふまふ听见的便只有棍棒拳脚挥舞出的呼呼风声、肌肉接触发出的啪叽声、哇哇哭喊的惨叫和骨头与硬物相撞的恐怖声响,交融成残暴与剧痛的交响曲。まふまふ感到身体里夏日的燥热被眼前的场景震慑,一寸一寸地凉了下去,直至脚趾似乎也不那么痛了,好像被轻柔小心地涂抹了双氧水晾在空气里,冒出小颗的气泡——那男生看起来比自己疼得多,但是那双布满阴翳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水分。

——……真漂亮啊。与总是想哭的自己完全不同呢,好厉害。

「そらる!你、你等着……你这个疯子!」

眼看头目被揍得晕了过去,那群男孩叫着那人的名字勉强喊出句狠话,颤抖的声音和急于离开的脚步却暴露了他们内心的恐惧,慌慌忙忙架着伤者撤回了走廊另一边,经过まふまふ的时候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名叫そらる的男生带着一脸血渍扶住窗台重重喘息着,根本不屑给其他人一个「滚」字,一张年轻的脸上混杂着汗水和血污,嘴角有破裂的伤口,略长的刘海顺着低下的头滑下,遮住了大半张侧脸。估计此时随便一个人轻轻推他一下都能把他推倒在地。抬手碰了碰脸上的乌青,被疼得下意识地“嘶”了一声,又不小心扯到了嘴角上的伤口,疼得他又是倒吸一口冷气,嚅动着嘴唇小声说了句「恶心死了」,低沉柔软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触摸着空气分子,被完整地捕捉到まふまふ的耳朵里。

——想要接近。

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传入耳朵,察觉到有人靠近的そるら敏锐地抬起头来,累极的身体下意识地就做出了攻击的姿势,一双深色眸子冷冷地看着朝他靠近的まふまふ。

突然抬头的そるら着实是将まふまふ吓了一跳,惊慌地停下了脚步与他对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充斥着还未散去的戾气,就像豹子盯着猎物一样直直地盯着他,似乎下一秒可能就会扑上来将他制服在地。

但这双眼睛却也同样很漂亮,微微上挑的眼角显露出几分冷冽,仿佛他身后盛大的阳光给瞳仁开了个洞直射过来,深蓝透亮的瞳孔仿佛能看到灵魂深处,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像是有利刃破空袭来。

まふまふ向そるら走了过去,递出手里的水。

「そ、そるらさん,那个……我是まふまふ,请用,水……」

生涩的措辞以那把嗓音说出来的时候,今年的夏天毫无预兆地突然降临了。

END or TBC?谁给我个建议!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