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中长篇】神の孩子不流泪ⅩⅦ~ⅩⅩ

我真的更得越来越慢了对不起,在等更的各位真的对不起!
假期很多事身体要废掉了还有各种拖延症hhhhh【。】
诶总之也没有多少人在看吧?这个很正常,因为是渣推理啊而且各种傻白苏文笔;ω;
还是本着良心更了,这一回到破局了,第一个高潮,之前预告里的梗已经爆了,我果然很恶俗/////
爪机党给不出链接,忘记前文还是要努力看下去的(爱着我的)各位麻烦自己戳我啦www
如果有bug请用力地拍我*(*´∀`*)☆
↑话说教练我之前说话的风格不是这么逗比的啊?!【×】






拾柒<
所谓真相。所谓过去。
soraru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衣袖被掀起手臂裸露在外,白皙手腕处留有一个针孔,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黑红色血迹。
由此他只能推断出,大约30分钟前有什么人从他的手臂抽取了一管血。
——会是,那个接线生吗?……为什么?我的血液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没有再多的线索,soraru得不到什么具体的结论。感觉了一下身体没有什么不适,他转头环视了一下所处的环境。
这是个完全密闭的房间,连一扇窗子都没有,排风扇装在天花板上,他可以看到上面透下来的灯光。
于是soraru确信自己是呆在地下室里,但是身处何时何地,依然一无所知。
“soraru,你如果不把袖子拉上的话,伤口会感染的。”
一个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接着soraru循声昂起脸,看到一双眼睛,那样赤红的颜色。
“……Einstein先生?”
“活下去,就有想其他办法的可能。”
soraru狭起了瞳孔。
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突然清晰,那些凌乱的思绪瞬间穿越了重重迷雾突显出来,不停叫嚣着“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soraru的嘴角在黑暗里模糊地翘起来:
“那么你想到了吗?Enstein先生?不,或者应该称呼你真正的名字,谢谢你把最大的秘密不曾欺骗地告诉我——mafumafu君。”
就算世界变成这样,你也未曾欺骗我。

拾捌<
hoshino kaeda突然打电话给mafumafu的时候,确实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骚乱。
不知道hoshino kaeda跟他说了什么,他手忙脚乱地找出了mafuteru院长曾拜托他转送soraru的文件边拆边看就急匆匆地出了门。
看了一路的文件,到达精神疾病防预控制中心后mafumafu只是平静地坐在沙发里,再没有先前的慌乱。
mafuteru院长有些尴尬地在他对面坐下来:
“非常不好意思,mafu君。这种时候还把你大老远地叫来。不过,虽然那位大人没有直接说明,我觉得他还是要告诉你,毕竟soraru君……”
“……soraru桑是我的至亲,”犹豫了一会,mafumafu有意把“至爱”换成了“至亲”,咬了咬下唇,“所以即使是那个人……我也不会让他出事的。”
mafuteru院长沉默了一会:
“这次的事,我会根据那位大人所说的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从现在到未来的五年里,你与soraru君一直生活在一起。某次突发事件中,soraru君……意外死亡。那位大人,伤心过度,成疯成狂。没想到他竟然根据Einstein的相对论,‘速度达到光速,时间会停止,那么速度超越光速,时间会逆转,人将重回青春,细胞会恢复活力’真正回溯了时光回到了五年前的现在……也就是近期传言已疯了那个自称‘Albert•Einstein’的hoshino kaeda。而其实,这两个都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是mafu,mafumafu。也就是五年后的你……”
“等等!”mafumafu听到这里突然有些激动起来,“的确你所说的都很符合那份资料上所记载的东西……但照你这么说,五年后的那个我,应该是非常谨慎的!毕……毕竟为了隐藏身份装成精神病人还进了精神病院……那么那个我又怎么会告诉你这些?!还有,还有那个suzumu呢?!他也是从未来过来的吗?那他为什么又要杀了我和soraru桑?!而且soraru桑,他、他到底是……”
mafuteru院长只是叹了口气,深深地凝视着他。这样熟悉的凝视,不止出现在soraru的身上,很久以前或许还……
“……mafumafu君,我就是mafuteru啊。而suzumu君……自soraru君死亡之后他便自愿成为你的实验体,实验成功最终也和你一起穿越回到现在,所以尸检报告才会得出他骨龄不符的结论。至于为何要行凶……恐怕是五年后的你对他隐瞒了实验的真实目的,他穿越后知道你要长期停留在这个时间段,两个你存在于同一个时空,这是违反了时间规律的,所以他才会去杀死另一个你……”
“现在soraru君应该是被那个接线生给劫持了……今早他去过警署,就是为了检查我是不是已经将什么重要材料放在给soraru君的文件里。我和五年后的你在商量计划时他便和接待soraru君的护士路过,想必是听到了什么内容打起了soraru君的主意……”
mafumafu瞪大了眼睛,猛地站起身。
“告诉我……他在哪里?!”
世界被推回到了漩涡的中心。
我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拾玖<
mafuteru急忙起身拦住他,“我们先把事情弄清楚好吗?mafumafu君,冷静一点。”
闻言mafumafu怔了许久,最终颓丧地把自己又摔回了沙发里,然而脸上仍是遮掩不住的焦躁和担心。
mafuteru叹了口气:
“mafumafu君,soraru君应该暂时没事的。而且那位大人,五年后的mafumafu君已经不在这里了。应该是已经去找soraru君了。”
——————————————
“我知道的,mafu你回来找我,我很高兴……大概是五年后的我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你才希望时光倒回去,能够挽回这个意外。”soraru微微阖上深色系的眼睛,“你还是成功了,在用suzumu君实验了以后,你们都回到了五年前的现在。”
五年后的mafumafu的声音充满了疲惫,却也是坦然的:
“那个时候我的研究是很疯狂的,只要达到目的,什么都可以做,所以suzumu才被折腾得细胞受到污染。我根据他的资料一次次调整密封舱的各项指标,为了我能够回溯时光来挽救自己的过失。最后,我成功了。但是我觉得自己失败了,因为suzumu回到现在以后,突然就改变了主意说要杀死这个时候的我们……而我……我不能……”
“所以,你就装疯了吗?”
“我不能伤害suzumu,也不想伤害其他任何人,因为我是,是要回来拯救soraru桑的。”mafumafu突然就笑了笑,那笑容温暖却也苦涩,“那晚我与teru在商量计划的时候,那个S!N估计就是在附近听了个大概,然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杀了路过的护士。只是没想到……他可能是没听清楚,也或者是suzumum跟他撒谎了,他以为穿越而来的是soraru桑你……所以他才会找同伙去绑架了你,想要利用你来获得什么利益吧……”
soraru却皱起两道细秀的眉:
“嗯……那么mafu,那个五年后的我,究竟是怎样了呢?”
未来的我们。
我们的够爱,要用什么来纪念?
我们的过错,要用什么来弥补?

贰拾<
soraru出事那一天,正好是他和mafumafu在一起的周年纪念日。
那时的soraru已是名家喻户晓的侦探,工作繁忙之余好不容易才能抽出一点时间。
他们选择去短途旅行。mafumafu说,他想去soraru度过年少时光的地方看看。
“soraru桑soraru桑!快一点啦……”
他拖起自己的大箱子,却飞快地跑去办理登机手续。
“so……soraru?”登机口的工作人员疑惑地念了一遍这个人尽皆知的名字,然后诧异地抬起头,正对上mafumafu向日葵一般的笑靥,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黑发青年,“您真的是……”
soraru将食指抵到唇边,皱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能麻烦您快一些么?”soraru指了指身后。
身后的女子已经不大耐烦了,她皮肤黯淡,身材十分臃肿,大有一拳捶到登记员面前的样子。mafumafu也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登记员急忙回神:
“啊,好的好的,两位稍等。”
飞机上两个人并排坐着,就像一般的朋友一样。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空服人员到他们的位置旁边总是格外殷勤,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窗外浩瀚的星空却正好变幻着莫测的夜。
“请旅客朋友注意,如果哪位有心脏急救的药物,请立即到二号舱。有位旅客晕倒了。重复一遍……”
广播里传来机长的声音。
mafumafu连忙站了起来,soraru刚想拦住他,他就已经抓起随身的小包冲了出去。
“mafu!”
soraru也只好跟了上去。
躺在二号舱紧急处理处的正是那个皮肤黯淡的女子,她似乎得了急性心肌炎,正粗重地喘着气。
“我有急救的药!”nafumafu侧身挤进去,soraru紧随其后。
“soraru先生!”
“别‘先生’了,先救人。”
然而这时,那女子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左手刺向了soraru,soraru下意识地闪开,女子的手臂便陡然一把环住mafumafu的脖子。同时她右手往裤子口袋里掏着什么。
“你想干什么?!”
机组人员尖叫道。
“破获了这么多起案件,你迟早会查到我们组织的头上!我是来结果你的,soraru!这是你的谁?”
原来是破案太多而积下的无名冤家吗……
“只可惜你不行呢,”soraru扬了扬手中的手枪,“你是在找这个吗?”
“soraru桑!”
mafumafu被扼住了咽喉,喉咙里努力发出了一声呼叫。
soraru强行保持着冷淡:
“只可惜你作为一个杀手实在太不专业了,这么多的破绽,让人想不提防都难——空乘机组怎么会允许一个严重心脏病的人登机?还有你的肥胖体型,脚踝处也未免太细了吧?”
“……哼,在你们这种破案起来就像瘾君子的侦探面前,我当然是班门弄斧了。不过,我有个优点是不计后果。”她赫然掀起衣服下摆,露出的腹部上有累累的伤疤,“猜猜里面是什么?——我的身体里面,都埋着炸药,威力大到可以让一颗卫星飞灰湮灭!”
“你说什么,为什么soraru……”
“我的上帝,谁叫他造孽这么多。”女子的脸上带有一种深深的厌倦,“反正我的生命所剩无几,早就无所谓了。”
就在她流露出厌倦的同时,soraru突然抢前一步,用枪托猛地重击在女子扼住mafumafu的手腕上。剧烈的疼痛迫使女子不受控制地松开手让mafumafu得以脱身,然而她反应极快,另一只手却毒蛇般制住soraru空出的左手同时不计后果地用额头将右手的枪撞飞出去!
“soraru桑!”
mafumafu欲伸出手去拉他,却被soraru一把推开。
然后,soraru反手拽住那女子,虽然没有解除钳制,但至少获得了主动。
“你再动我就引爆了!soraru!”
“打开舱门!”soraru朝舱头喊了一句,然后抿了抿唇,腾出手指着mafumafu,“你滚开!”
声音已经说不清是嘶吼还是咆哮。
当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所有人都向它致敬。
据说,soraru在袭击者引爆身上炸药的一刹那,抱着她纵身跳下。
据说,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飞机上所有乘客的生命。
据说,只是据说,当强烈的光芒闪过之后,有人看见他化身为神。
消息传遍全世界不过30分钟。在这30分钟里,飞机安全抵达目的地。在这30分钟后,mafumafu,就此失踪。
——在他纵身跳下之前,他说了很长,很重的一句话:
“mafu……对不起,我想尽力保护好你和我自己的,但是真的……对不起,我最后还是没能够做到。都说笨蛋活得久一点,你那么笨,我不能看着你去死!”
这让我无法流泪。
直到拥抱着自己,我发现我仍然无法承认他的离去。
TBC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