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幻化成风

文风转换尝试第二发~这次是文艺得想摔的节奏233
自带文风; http://named-after-sora.lofter.com/post/3bd3fb_13e7a36
尝试第一发: http://named-after-sora.lofter.com/post/3bd3fb_15454ce

本次相关
cp:soraru×mafumafu
背景:架空
文风:伪文艺蛋疼菊紧风(这什么)慎重慎重再慎重,真的很想摔
文前:我果然很不适合耍文艺0w0这个真是快要蛋疼菊紧死了还是爆粗口比较棒【你】
一个很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的脑洞,大概是想说#小时候黏得太紧,长大后被时间与距离硬生生地拆开#这样的东西;ω;要往下拉真的慎重啊!保重啊!
如果这样都没问题……那么,勇士再见!!!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重要的话说三遍)



第一唱 2015.9.13午后
他高声说笑,清澈的声线里有侬软的蜜糖似的味道:
“soraru桑,真的,你能来我很高兴……很高兴你陪了我这么久,每次和你一起我总是非常开心。但是……你为什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这样不公平啊……”
他略显颓丧的面容还很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却像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般唠唠絮絮一字一句地说着这些,慢慢地靠在长椅上,抬起头看着天空万里无云静默空远。
斑驳树影摇摇晃晃地跌落在他脸上身上画出明暗相间的色块,比一幅简洁的水墨画还要诱人。
他的声调提得很高,但并不至于显得刺耳,吐字很清晰,带着日常平凡的感觉,午后暖风般沁人心脾。
可惜无人聆听。
——“其实,就算告诉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不安而已不是吗?”
不远处的沙坑里有把小铲子,不知被哪家的孩子落下了,明黄色的铲柄倒插在沙堆里,孤零零地晒着日光。
他渐渐降低了声音,最后干脆不说话了。阳光呈直线射进他赤红的瞳孔里既强也烈,他跟谁斗气似的死也不愿移开目光或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做就会有谁来阻止他继续这种傻事。
较劲到最后还是不得不流了泪——泪光中并没有谁的身影出现挡住阳光并且淡淡地嘲笑他。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剩满眼泪光闪耀模糊和一世惨白的寂静。
终于没有力气再说什么。时间停留在夏天的尾巴上,渐渐明显的凉意,风生水起地侵浸着一度繁茂如斯的炽热。
Hey,dear.
Do you still remember me?
I'm your long lost lover.
第一唱 Fin .

第二唱 2015 .9.12上午
“mafu君,在吗?”
偌大空旷的别墅,他躺在里间没有空调的房间里感受着盛夏的炎热穿透自己的皮肤,将血管里的血液换成岩浆,炙烤得仿佛被那股令人烦躁的热浪抓到,缠得死死的动弹不了。
这之后他听见阔别许久的熟悉声音,劲风般吹散缠着自己的热气。
解脱了。
他忽地坐起来向房门望去,精致清隽的脸上是一点错愕和惊喜。
“soraru桑?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一连串问号多少让刚走进房间的蓝发少年怔愣了一下,旋即嘴角弧度又恢复了轻微上扬,自如地在他身旁的床沿坐下,狭长眼眶里深色系的瞳孔漫上笑意更显得通透,仿佛饱含了天地间所有的温和,开口说话语气却多少带上了点调皮和嬉笑的恶劣:
“嗯……当然是偷个懒来看你。怎么,不想看到我的话现在马上就走也可以的喔?”
作为人类的本能使soraru不着痕迹地看了被窗帘遮蔽了视线的阳台一眼,然后又迅速收回视线朝mafumafu继续漂亮地微笑,俊朗眉宇间那点意义不明的挪揄让本就不擅长与人交流的青涩少年有点局促——这种探看的样子,好像自己瞒着他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塞着一兜棉花的脑子里思路似乎向着诡异的方向一路奔去,mafumafu赶紧摇摇头赶跑脑内一圈不太恰当的联想试图集中精力。
这样的事确乎是没有的,然而mafumafu还是有些着急地转移话题:
“不是!当然不是了……soraru桑能来我当然是很高兴的,只是太过突然,我有点……有点反应不过来而已啊。”
“呵哈哈……是这样的吗?被吓到了呢……”
笑意再次挽上唇角,蓝发的少年略带歉意地点点头同时嘴上咕哝着意义不明的话,这样的随意使得mafumafu又放松下来。
即使这么久不见,soraru桑也一点都没变呢,还是和一直以来的一样,来陪我……
等等!
刚刚紧急刹车的思维好像突然出了故障不知撞上哪里瞬间理智也跟着丢盔弃甲,mafumafu没把嘴巴也刹车,突兀道:
“soraru桑这次会在这里呆多久?!……呃。”
此话一出,就算他天野雪辉跟旁边这位相比总是被不停欺负、脑浆顶多只有一勺,也算是知道自己问了多么触线的问题。
——可是这很重要不是吗。
soraru一直保持的完美笑颜因为这个问题出现了一丝松动。眉骨骤然向下一沉,他微微蹙着眉,然而还是困扰地伸手拍了拍mafumafu的脸,唇线滑开即将说出的是现下最牵动着对方的一句话。
“……”
可是他停顿了许久。
这样的犹疑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从来都果决的人身上。
最终他说了一句话:
“……这个,谁知道呢?”
声线平稳。似乎是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认真。

第三唱 2015.9.12下午
盛夏的正午,日光炽烈。
两人都没有午睡的习惯,闹腾够之后又恢复了以往长时间相处的模式,玩手机的玩手机,看书的看书,互不干扰也鲜少说话——除了mafumafu不时的搭话——可是都能感受到对方稳定的存在,只要一抬头便可以看见对方令人心安的身影。
只是在一起。在一起而已。
直到夕阳的余晖给房间镀上一层钝重的金色,mafumafu才放下手机看向还在看书的那人。
英姿飒爽的少年,微笑漂亮眼神锐利,蓝头发白衬衣,下巴微微昂着拉出好看的弧度,身姿挺拔,干净清爽得就像生长在风中一般捉摸不定,炎夏煎熬难耐的酷热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他再次开口了:
“那个……soraru桑,到底可以呆到什么时候?”
“……或许很久,也或许很短。”这回没有犹豫,soraru把视线从书本上挪开看了mafumafu一眼,又收拢目光看着他不自觉地握成拳的手,“我说mafu君,你真的那么想知道?”
“嗯……!可以告诉我的吧?”
mafumafu用力点点头,仰起脸眼神很是期待。
“我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soraru桑!……又在敷衍我。”
“没有。再有意见我现在就走。”
“咩,我错了。”
虽然声音恢复了平时的元气,但他紧紧地皱起眉,望向soraru的眼神里竟带着一星半点悲恸的意味。

第四唱 2015.9.12—2015.9.13深夜凌晨
站在房间附带的宽阔露台上眺望夜空,看风吹散簇拥在月亮四周的薄云露出银白色的一轮冰月,苍白惨淡,与印象中月圆之日该有的金灿灿的样子相去甚远。
“soraru桑,今晚真的不睡吗?”
mafumafu注视着那人在月光下黯淡模糊的背影问道。
“……嗯。”露台上的男生笑着回答,极轻极浅的声音像是怕惊扰到谁一般小心翼翼地触摸振动着空气分子,被他捕捉到听觉神经里断断续续,“你去睡吧,我就在露台上坐着。”
soraru以“不是自己的床所以会睡不着”这样蹩脚的理由并不打算进屋去睡觉。
“那好的,我去睡觉了。”
眼神因为那人看不到而在他后脑勺停留了许久,mafumafu也轻轻地转过身迈开脚步。
“晚安。”
沐浴在银白月光下的少年在他身后说道。
“晚……”
原本已经一只脚跨出露台,他忽然又回过头认真地问:
“soraru桑,你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走吧?”
“当然不会。”
“真的?”
“真的。”
得到两次保证,他才放心回到床上和衣躺下,面对着阳台,在周围浓重的黑暗中睁大了眼睛盯着澄澈月光在窗帘上投下的颀长身影,一动动的静止。
莫名的安心。
但愈发是睡不着了。
看了好一会儿,soraru撩开窗帘走了进来,低声问道:
“睡着了吗,mafu君?”
他翻了个身:
“还没有呢,怎么了?”
“楼下有萤火虫。”
“啊啊是真的吗?!”
兴奋地跳下床几步跑到露台边缘向下俯瞰,mafumafu果然也发现可楼下草地上有星星点点的金色在夜风吹拂下亮晶晶地闪动,看起来毛茸茸的,神秘又可爱。
“啊……我要下去看看!”
他兴冲冲地就要往楼下跑,soraru见状赶忙一把拉住他。
“mafu君!等等,现在已经1点了,就别下去了,在这里看看就好。”
“诶?soraru桑是怎么知道我喜欢……”
银发少年脸上掩饰不住惊异的神色。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别过脸去,soratu轻轻的笑容在夜色里更显温和,可是当他回过头直视着mafumafu仍然稚嫩的脸时,只能想到一个俗套的句子: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晶亮的赤红瞳孔迎着斑驳月色在黑暗里流光婉转,鲜明闪耀得仿佛敛去了天地间全部的光芒。
所以忍不住开口:
“我陪你躺着,这样你也好快点睡着。”
刻意放低的声音清澈也沙哑,原本细微的笑容由于唇边笑意加深而变得有些潮湿邪佞。
——谁知道有没有半点暗示。
mafumafu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脑子里跑偏的念头吓了一跳,摇摇头稳定自己的情绪,又意识到这个动作似乎会给一旁等待着他回答的soraru造成误判,于是又连忙僵硬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呃……嗯!好、好的!”
按捺住突然加快的心跳,他率先举步朝房间走去,爬上床铺直接缩在最里面靠墙的位置,空出来的一大片塞3个soraru也都绰绰有余。
soraru也不置可否,只轻笑着解下了领带放在桌子上,无声占据了床外侧的一部分。两人之间的距离宽阔得好像可以开火车。
——只是这样就够了。
黑暗里看不清的模糊笑容早已放弃,转而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开始闲聊的话题。
“mafu君最近怎么样?”
“啊……这个,还是老样子吧,我想。”
“是吗……伯父伯母还是很少回来?”
“嗯,他们,他们平时很忙的,没有空回家。”
“那要照顾好自己,笨手笨脚的。”
“我……知道的啊。”
“最近很忙,我也没办法常来看你。”
“……没关系啊……soraru桑也要……照顾好自己……”
“会的,你以为是你这么笨吗。”
“那……就好……”
“刚才,为什么想下去看萤火虫?”
“呼……因为……像星星……”
“就这个?”
“嗯……”
“那我下去帮你捉一只?”
“嗯……”
“真的?”
“嗯……”
soraru沉郁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像清缓的微风,轻易将他推进梦乡。
“那么。”躺在外侧的蓝发少年小心地起身。
“嗯……”
“明天早上记得找找看我把萤火虫放在哪里了。”
“嗯……”
你“嗯”什么。你知道什么。
少年的影子投在地上拉出细细长长的一条,仿佛一光年那么长,然后消失在房间里。

第五唱 2015.9.13清晨正午
“那么mafu君,我走了。”
睡梦中恍恍惚惚听到好像有什么人在呼唤他。努力地想要从梦里摆脱出来,可说话那人的气息却宛若微风迎面扑来驱散了他些许的燥热,导致他又很快沉浸回梦的宠溺中。
站在床前的少年直起身清浅一笑,认真地凝视着床上的mafumafu睡得一派和乐,瞳光灼灼。
那仿佛深不见底的赤瞳就这样如火燃烧,像是突然有光袭来。他总是这样望着mafumafu,左眼倒腾着大海,右眼包覆着青空。
最后伸手轻柔地抚了抚熟睡之人的脸颊,soraru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离开了那栋住着他付出所有感情的人的家。
一场告别仪式就这么平淡沉默地完成了。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
——喂。mafumafu,你醒醒,他在叫你呢。
——快醒醒,他在叫你。他是soraru。
日上竿头。
mafumafu睡得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尚未完全清晰的视野里没有谁的身影。
“诶?soraru桑!”
他瞬间清醒过来,努力抵挡着低血压带来的不适逼迫自己迅速起身,掀开被子有些茫然地站起来扫视整个房间一圈。
那个人真的不在房间里。这里干干净净,连昨日他看过的书都和原来一样整齐地拜访在远处,如同未曾有人翻动。
房间里能遮挡视线的只有阳台的窗帘。
那么——阳台……
“soraru桑……早、早上好!”
他用力拉开窗帘闭上眼睛大声吼了出来。
“……”
铺天盖地明亮寂静得空空荡荡悲悲切切的白色日光里,没有人回答他。
一只白天不会发光的小虫子从房间里飞出来,掠过他的头顶飞远了。
soraru来过的痕迹在哪里。
庄周梦蝶。

终音绝唱 2015.9.13~未来的某一天
他叹了口气,从长椅上站起身,在心里默默地长歌当哭。
遍地阳光就好像一场时间的盛宴。然而阳光倾城也抵不过你的容颜。
时间和距离把我们硬生生地扯开,我即使再怎么努力想要成熟一点,淡定微笑,也还是不能抵挡所有。不管是过去抑或现在的soraru,全都无法抵挡。从身体到灵魂,都还是许多年前跟在soraru身边敏感纤细的少年。
所谓的离开和停留,或许始终如同一场儿戏,比天空还遥远,不能停止也不能回头。天空与大地的故事仍在继续,思念的雪花依然飘落不停。
Fin.



莫名其妙的脑洞/ω\纯属自娱自乐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