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珊瑚海底未知

(伪)cp:mafumafu×soraru/suzumu(无攻受顺序之分)
背景:架空
设定:三人青梅竹马及以上
人称:mafumafu视角
文前:
文风转换尝试,结果感觉不是很满意。属于看开头懂结尾系列,能坚持着看完的各位都不容易,辛苦了【跪】
其实是想刷掉上一篇那个自己看着都糟心的摸鱼才写的,因为实在太难受强迫着自己又开了一个脑洞,脑洞来源是两人的海底谭【笑】所以大概又是……嘴巴很毒很隐忍但是温柔的soraru桑,稍微成熟懂事一点的mafu困,以及又是被我炮灰掉的痴情专业单恋suzumu。于是从头到尾明晃晃的ooc呀ooc我是ooc专业户(收起你不科学的自豪感)不不不我明明是那么地厨着suzumu的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每次都要牺牲他(谁知道你)
强调,本文所有内容与三次元唱见本人完全无关
以上如果没问题,那么继续吧w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









珊瑚海底未知
——一个老梗又简单的故事
题记:有些事情就算能够理解,却也无法接受

壹>
我和suzumu租住的公寓靠海,那泓海有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珊瑚海。
珊瑚海和我们的公寓仅仅隔着一条不宽的灰色马路,每天经过这里的车辆稀稀落落,于是大部分时间我们都能落个清静。
海风扫过来的时候有微咸的味道,但是我莫名其妙就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心头有些酸涩,却又有些充实,就像是被遗忘多年的感情瞬间涌现出来, 填满了胸腔。所以每当外面起风的时候,我便会打开窗户。
suzumu说“你别再这样了”。
我笑,然后摆摆手说,认识你之前我就喜欢这样了。
每一次我这么说,他都会沉默,接着稠密的眼睫毛压下来,投下两片浅铅色的阴影。这些年他的个子也没有长过我,我总是要稍低下头看他。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又咬住。他咬得自己嘴唇发白,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于是这么久了,他的动作我异常熟悉,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他想要说的那些话,我从来没有听到过。

贰>
我们习惯在晚饭后到海边散步。
海岸线很漫长,但一点也不曲折。我喜欢光着脚走在沙滩上,细细软软的沙子没过脚面,每一步都走得有些吃力,经常是不到十分钟,我就能感觉到额头上冒汗。
suzumu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因为他还要一只手帮我拎着鞋,一只手拉住我的手。 他拉得很紧,紧到我们的手上都会沁出细密的汗也绝不松开。
我任由他拉着手。
可也始终只是让他拉着手。
白天的珊瑚海是湛蓝的,看上去还会觉得很可爱。但到了晚上就会变得不同。那种蓝很深,深得像是泛到人的肺腑中去,与某个人深邃的瞳孔同色。透着海那边星星点点的灯火,suzumu说只觉得多看一眼都像能感到心头一阵抽搐。
我亦是如此。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这里漫无目的地走,我看着那边灯火闪烁不定,点点的碎在藏蓝色的海面上就像是星光。
那时,我用很平静的眼神注视着suzumu。我说,suzumu君,我有些想他了。
suzumu垂下了眉头。他说,mafu,他都已经不在了。
点头,我说我知道的。
他道,这么久了你一直在等他,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剩下的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只记得回到公寓之后我在床上坐了整整一夜合不上眼,只有看着窗外遥远的海平面笼罩着阴霾,并且彻夜翻涌,直到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开始零星地飘着雨点。视野范围内有些模糊,但依然看得清海面被映上的那一片淡淡的绯色。
外面的阳光快要被雨水冲刷得感觉不到。我躲在床上拉好被子躺下。
眼泪晕染在了枕头上。

叁>
我总是在闲下来的时候想起那个夏天。
那时候的天气是最热的。我笑着问soraru桑,你说我要是把手放在海水里会不会有滋啦一声。
结果soraru桑就笑得灿烂,说只要mafu君的手不会像脸皮一样厚估计就可以。
我气得发抖,然后发疯地抓住他的衣领开始乱捶乱打,逼到他不情不愿地道歉,还要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打一个响指。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确是傻兮兮的。
之后的某一天,suzumu从别的城市搬家到这里。
我们三个的认识过程毫无新意,无非是三个小孩子在海边的沙滩上偶然遇到,一个在用沙子堆城堡,一个不小心踩坏了,一个哭了,另一个跑过来,最后三人就在一起了。
我们成了青梅竹马,一起玩闹一起长大。
只是其中一个后来走了,剩下的两个变得很寂寞。
suzumu也说过,其实soraru离开的那天就算你再怎么闹脾气也应该把你捆了带上,一起去送soraru,要不然也不至于你现在成了这样。
可我却从来没告诉过他,其实我没有后悔过。
虽然我承认,现在的我真的很想念他,只要一想到他的名字,他做过的事情,他去过的地方,就必然是一阵疼痛。
只是,我一直相信他更喜欢这样坚强的我。

肆>
soraru桑十七岁的时候考上了外地的音乐学校,离开了小镇。而我和suzumu留下了。
开始的两年他都有定期来信,扯一些零碎的事情,几句寒暄,尽管非常简短,我也觉得非常满足。起码能让他惦念着某个小镇上还有他在乎的人,这样便已经算是好的了。
后来他的信渐渐的少了。
每周一封。每两周一封。每月一封。每两三月一封。
我越来越不安。
于是我天天拉着suzumu问他,soraru桑是不是在外面久了就把我们给忘了。
suzumu总是说,mafu你别傻了,那怎么会呢。可能是学业越来越忙了吧。
但是又过了一年,我又这样问他的时候,他棕色的眼睛就泛起了涟漪。
他的嗓子有些哑。他望着我的眼神竟叫我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我问,怎么了。
他却说,mafu,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等你就像你等他一样,很辛苦。

伍>
后来soraru桑彻底没有再来信。
我知道原因的时候,是两个星期以后了。
soraru桑从两年前就患上了病。开始并不在意,但是越来越严重的病情最终把他拖进了医院。检查发现是不治之症,并且已经晚期。
住院后他的身体愈发脆弱,越来越多的治疗占去了写信的时间。
只是他仍然没有忘记临走时我要求他的,每周一封信。
只是终究力不从心。
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他的病情。没有一次提起他身体不适,任我抱怨他怎么信越来越少,他也只是一直说着不满意啊有什么怨言全部驳回。
后来他竟然跑出医院,再也找不到人。医院联系到学校,学校又联系了家人。那天下午,太阳火辣辣的,soraru桑的妹妹问我有没有见到soraru桑。
我反问,soraru桑回来了吗?
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直。她很轻地问,mafumafu君,哥哥没有告诉你吗。
我说,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告诉我啊。
soraru桑的妹妹张了张嘴,犹豫了很久才说,mafumafu君,哥哥可能是怕你担心才不告诉你的。他的病,已经没多久了。
她看着我无所适从的表情,顿了顿继续道,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哥哥还有他的行李都不见了。我想他如果回来了应该会来找你,所以来问问看。既然你也不知道,那便算了吧。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我下意识地拽住她的衣角。
我说,你说真的吗?
她的眼睛里慢慢堆满了泪,点点头。
我木木地回答,那我陪你去找他,把他捆回去治病。

陆>
到处找soraru桑的那几天,我在心里暗暗骂他。
soraru桑就是个笨蛋。
病了就病了呗,装什么身体健康,看你这身形就不像。不就是几封信嘛,来不急写就不写啊,说一声不就好了,搞得我好像那么小气似的,连病都不让你治了,怎么可能,我这么大度。
唉。
可是每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都必须要把眼泪硬生生地忍回去。
我曾对suzumu说,你给我拿一根三米长的绳子装进我包里,等我逮到他立马就捆了。
然后suzumu很轻地笑了。
他说,mafu,你希望找到他吗。
我眨了眨本就是赤色的眼睛,狠狠地说,找不到他我就把珊瑚海的水喝光!

柒>
一个月以后我们找到了soraru桑,而我却没有用绳子捆了他。
他已经不再需要了。我看着他安静的样子,我知道以后他什么都会听我的了,再也不会还嘴,更不会还手。
每次他用那种安然的神情对着我,我就想流泪。
而这一次我没有。
我很平静地跟suzumu来到医院,看soraru桑躺在面前也不敢伸手去抚他的脸。
一旁的警察絮絮叨叨地说,早晨有居民看到珊瑚海上漂着一个人,就在靠近一侧的悬崖的地方。然后报警了,等警察赶到将人捞起来,人早已没有气息了。
这些都是后来suzumu告诉我的。
当时的我只是看着soraru桑。他的脸色很是苍白,深蓝微卷的头发乖巧地贴服在脸颊边,表情依然很安静,就像刚洗过澡还没等头发干透就上床睡觉去了。
只是那双夜色下的大海一般深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我笑着捏了捏他的脸。
soraru桑你真是的,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自己跑去海边玩,不知道你自己有病啊,看,摔下去了吧。
别说我幸灾乐祸,确实是soraru桑不对。都是soraru桑的错。
说吧,你要怎么补偿mafumafu。
不过不管你怎样补偿我都不会原谅你的,谁叫你去玩不带上我。
soraru桑……
然后suzumu塞了什么东西在我手里。我的手是松开的,那薄薄的东西就滑就下去飘落地上。
suzumu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晃,大声喊道,这是他给你的,留在他的书桌上,他写给你的,soraru写给你的,mafumafu你到底要不要看!
听到soraru桑的名字我抬起头。
接着我把那个信封捡起来,打开。
最后,泪水肆意在脸上恣虐。

捌>
这些年我依然时常想起他。
很多年了吧,都没有停过。
每次想到他,又看到suzumu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很难受。
我知道我们都在等待。
只是我等待的人不再回来,而他等待的人咫尺天涯。

玖>
我似乎养成了习惯,每天都要翻一翻soraru桑很多年前留下的信。
上面的字迹有些发黄。
如今我已能够笑着再看一遍。
他说。
“mafu君,似乎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但是抱歉,恐怕以后也不能再见了吧。
“你能看到这封信,也就说明我最终还是做了选择,或许你会觉得不可理喻而且永远都不原谅我,那也无所谓。
“你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
“可我还是很想你,虽然我也想一直陪着你,但似乎是不可能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只能做一些在我看来有意义的事了。
“还记得小时候你问我很多很傻的问题。比如你曾经问,珊瑚海为什么叫珊瑚海呢?
“我说因为珊瑚海底有一片很漂亮的血色珊瑚,像火一样,像你瞳孔的颜色一样,在珊瑚海底静静地燃烧。
“其实那时我是骗你的。
“我也不知道珊瑚海是什么样子。
“所以我会替你去看看。
“mafu君,很多事情你我都不完全清楚。但你只要知道曾经有一个人对你放纵宠溺并且爱着你,那样也足够了。
“天快亮了,我要去海边了。
“最后,mafu君,别跟过来找我,其实你很烦的你知不知道啊。还有suzumu也是,他大概会好好开导你的。如果忘了我能让你快乐,那就都忘吧。
“我要你记得,也要你忘了
“记得要忘了我,忘了还记得我。
“soraru。”

后记>
直到今天我都觉得他实在不可理喻。soraru竟然叫我忘了他。
阳光从窗户外面斜斜地流淌进来,给桌上的照片印上一层亮亮的金色,他深蓝色的头发就像在闪光。
我指着那照片笑了。
你说让我忘了我就忘了,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把照片抱起来。
偏就不称你的心意,mafumafu还就是要把你记得死死的,记得你一辈子以后好算账。
走着瞧。
海风吹进屋子,我恍恍惚惚觉得味道有些甜了。
虽然在两个地方,但是我们应该都能幸福快乐。
——————ENDING——————









嗯……好的,崩了mafu困非常对不起mafu本命的各位orz
吐槽:上回是竹马×2这回还不满足要来个竹马×3?好的结果又是这样八点档的梗嘛QwQ干脆来一个竹马系列好了233【×】
认真地说,其实我认为这个是HE。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