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中长篇】神の孩子不流泪Ⅵ~Ⅷ

嗯……到了这里主线剧情终于开始展开了,前面废话铺垫了这么多章玛丽苏好不容易开局结果因为心情的原因大概会有点影响orz
语言推动很沉闷啊……我果然是个渣渣这样的感觉超级痛苦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开始黑szm了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明明我是可以大喊“我是厕所suzumu快来炸我”那么地厨着他的啊?!
请尽情吐槽我的渣推理【趴】



陆<
早餐是soraru做的。
金灿灿的炸天妇罗,飘溢着勾人香味的味噌汤,乖巧地立在左手边的两个红苹果,以及坐在餐桌旁的mafumafu,让soraru觉得胃口大开。
“对了mafu君……今天看起来很困的样子,不多休息一会吗?”
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工作,soraru站在风纪镜前边给自己佩上黑领带,边询问着今日假期的mafumafu。
“嗯……我等会再睡个回笼觉,soraru桑辛苦去工作吧~”
mafumafu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露出笑容,站在门边帮soraru打开了家门。
soraru微微一笑:
“自己在家注意安全……别对着电脑和手机太久。”
门锁咔嚓一声,mafumafu听着soraru离去发出的声响,终于是觉得累了。昨夜有梦惊扰透支体力,没休息够,就躺在沙发上听听音乐,不想这就睡着了。
一睡就到了午时,门铃聒噪地响了起来。
mafumafu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爬起来抱怨了几句,略带倦意地开门。
一个陌生的男人,稍显凌乱的棕色头发用鸭舌帽低低地压着。
mafumafu疑惑地发问:
“你找谁?”
不想来人却夺门而入,左手一拧用力钳制住mafumafu,右手不知从哪里拔出了一把匕首就刺过来!
“小心!”
“啊——soraru桑!”
横里伸过来soraru白皙的手,接着新鲜的血液顺着匕首的凹槽滚了下来
“soraru桑!”
mafumafu瞪大了眼睛呆楞在一旁,这时soraru推开了他,顺势反手制住男子,而那棕发男子居然拔出被soraru握在手里的刀刃,生生插入自己的胸膛!
“你们也会死的!”
闭上眼之前,棕发男子只是诡秘一笑,仿佛要解脱那般。
“soraru桑!soraru桑没事吧?”mafumafu没有理会那人,着急地抓过soraru的手,“你怎么可以……直接去抓住刀刃呢!”
“我不这样,怎么救你呢。”
soraru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自己流血不止的手掌,却盯着刚才被自己匆忙扔在地上的袋子许久,笑道:
“只是可惜了刚买的咖啡,本想给你解困的,是上好的蓝带。”
你怎么,可以这样?都不知道这样去抓刀刃是会流血的吗?
然而这些话始终没有说出口,mafumafu只是哽咽着说:
“先进去吧soraru桑,我帮你包扎一下。”
大概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无论什么样事情我都能够做到的。

柒<
20分钟后,警察终于赶到了现场。
“两位当事人没事吧?——soraru桑!”
年轻的女警官看见soraru有些惊讶。
“lon桑,是您来负责这个案件?”
“是的!最近课长比较忙于是就叫我过来了,没想到竟然是soraru桑……”
“嗯,还真是巧呢,那么就拜托你了。”
soraru随意地点点头,转身对mafumafu说:
“这位就是lon警官,我在警署里的上司。”
然后又面向留着黄色及肩短发显得精神利落的女警官道:
“lon桑,这位是我的同居人,也是当事人之一,mafumafu。”
就在两人互相点头示意的时候,随行的警属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lon警官,那个男人身上有奇怪物质的反应。”
lon过去检查了一下,顿时吓得跳了起来:
“相关人等撤离!他体内植入了HW1X芯片,生命体征停止就会爆炸!”
周围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急忙退后,但是soraru却并不在意,他径直走了上去:
“他的生命体征已经停止了,没关系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确定有人解除了芯片的控制。”
“嗯?”
lon蹲下身翻起棕发男人的衣服下摆,看到他的肚脐旁边有一条明显的疤痕,是破开又缝合后留下的。
“果然。”
soraru自信满满地一挑嘴角,见状lon追问道:
“soraru桑,莫非你知道了什么?”
soraru只是摇摇头,笑了笑:
“不,只是……这是用手术将炸弹埋进去后留下的,他一定是有同伙。”
“嗯,这……”
“lon桑,我有个不情之请。”
“啊?你说说看是什么。”
“这个案件的案发现场毕竟是我家,能否交给我去办,麻烦您协助我去调查一些我感兴趣的情报?”
“这个当然是没问题的,交给soraru桑的话我很放心。那么是什么需要我去调查呢?”
“嗯……这个男人的身份,人际关系和生前关系密切的人。”
“好的没问题……”
mafumafu站在一边,看着soraru与lon的对话。
那人的手在胡乱包扎的纱布下还渗出淡淡的血迹。
那一瞬间,mafumafu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认识到这个人。他变了那么多。
只是自己接受的只有soraru柔软宠溺的那部分,所以什么都没意识到。
变的是到底什么?

捌<
“soraru桑!你手上有伤,切菜让我来吧。”
“soraru桑!你手不方便就不要烧水了,交给我吧。”
“soraru桑!你手不能乱动,清理血迹……”
“这个不能让你做,mafu君。”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沉默顺从的soraru终于出声打断了mafumafu的担心,“手只是划到了而已,不要紧。最重要的是……”
“啊……是什么?”
——mafu君的手这么好看,不能染上鲜血呢。
心里想的开口却变了另外一句话:
“你这么笨手笨脚的,只会给我添麻烦。”
“什么嘛……soraru桑真过分……”
看着mafumafu小声反驳着转身出了房门,soraru只是轻轻抚了抚手背上缠绕的纱布,坐在电脑前继续着他的思考。
警署的工作一直很有效率。
刚才lon就发来了目前为止调查到的所有信息。
死者,同时也是犯罪嫌疑人名为suzumu,二十二岁,是与mafumafu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经理,但目前并未有任何信息表明二人有过公开接触。
这就奇怪了啊……论业绩suzumu已经是个相当成功的部门经理,而mafumafu不过一介普通员工,没有嫉妒的可能性,排除仇杀;mafumafu本人也表示过此前不认识suzumu,两人无交情,排除情杀;mafumafu与soraru所居住的这栋房子地处中高薪层人士居住地边缘,算不上是什么有钱人家,也排除财杀……
那么,到底是什么目的?
难道是随意杀人,之前并没有特定目标?!
……可能性也很小。
仔细思考之后soraru也否定了了这个思路。
他与mafumafu的居所不是很热闹——不,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较为偏僻,如果不是事先从地图上或者特意问附近一带的住民,知道这里还有一栋楼,基本上是不可能会找得到这里的,更何况是无目标杀人。而且suzumu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也会死的”,分明就是专程来杀人的……目标还包括了他soraru。
看他那么笃定的样子,胸有成竹的……只是到了最后却并没有发生爆炸,可见是有人解除了引爆程式。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要做到这个,应该是对这个引爆程式非常熟悉的人。莫非是原来与之合作的同伙背叛了他?
……嗯?
目光移到资料的下一行,soraru眼神一敛。
情报显示,死者生前联系最密切的人居然是本市精神疾病防预控制中心里一名叫做hoshino kaeda的精神病人,自称Albert.Einstein(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而这个已经疯了的hoshino kaeda……入院之前的生平过往居然像张白纸一样被抹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有趣。看来,你是同伙的可能性很高呢。
soraru轻轻笑了笑,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lon桑?你好,我是soraru。麻烦联系一下本市的精神疾病防预控制中心,帮我安排一个见面,对,就是资料里提到的那位hoshino君……”
这时的soraru并不知道,自己唇边的笑意凶狠锋利如利刃出鞘。
为了找出真相,为了你。我甚至都可以不做我自己。
TBC


吐槽:名字瞎掰的……po.主起名废看标题就知道了【趴】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