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中长篇】神の孩子不流泪Ⅳ~Ⅴ

这次微mafusora?嗯po.主是杂食可逆无节操的不掐cp党,有cp洁癖的就不要看了……虽然是很老梗的,一次重要伏笔【笑】






肆<
正因为mafumafu一直坚信那些东西不可逆转,所以,在他工作结束回到家里打开家门穿过走廊,看见靠在床边的soraru时,他愣住了。
而今日提早下班的soraru听到对方走动发出的稀疏声音,慢吞吞地转过头来,和着空洞的眼神好像在上演哪个后现代导演的慢镜头。
他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像是直接被暴雨淋了个透湿,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只是那双深色的眼,此刻却非常疑惑和……
愧疚。
对,没错。
soraru愧疚地看着mafumafu。
mafumafu一下子不知如何开口,反倒是soraru主动走过来。也就是这样的行走时的动作,身上湿透的衣褶摆动,才让mafumafu一下回到现实,他条件反射般拉住soraru的手,一股渗透水汽的冷意从双方触碰的皮肤往心脏上蔓——
“soraru桑这是……怎么了?”
被点名提问的人这时走到了他身前。他并没有回答mafumafu的疑问,只是沉默地看着他,冷不丁伸出一只手,刷地一声抓住mafumafu的T恤下摆就往上面掀!
“诶?!诶啊啊……?”
还没等mafumafu反应过来,soraru抬起冰凉沾染着水的手,直直地贴上了mafumafu的胸口。
好凉……这是mafumafu当下唯一的想法。
soraru闭上眼,用手贴在他的左胸,却没有做什么别的,仿佛仅仅是在感知他的心跳。他歪着头沉思了一会儿,这才喃喃地开了口:
“的确是你。”
“它是……认得我的?”
声音很轻,仿佛仅仅是自言自语。而mafumafu也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与往日不同的soraru,略微生出的疑惑冲淡了他心中的焦躁。
“soraru桑?你到底是……怎么了?”
他颇有些无奈又惊异地打量着soraru的脸,那人还戴着查看卷宗时用的黑框眼镜,有莹润的水珠浮在眼羽上,正顺着他脸侧的轮廓往下滑过陡峭曲线。mafumafu猛地心里一颤:
“soraru桑你……哭了?”
他习惯性地伸出手,替那人把歪掉的眼镜扶正,有些颤抖地拭去那人脸上的透明液体,是温热的。
“啊?我……我没有哭。”
不知所云的对话,气氛诡异。
soraru抬起眼看着mafumafu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也便不多做言语。他径自从他身边走开,向着床铺的方向,然后,就开始……
拆自己衬衣上的扣子?!
视线一路黏在soraru身上的mafumafu脑子轰地一声,更乱了。
soraru的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纯棉衬衫,结着银灰色条纹领带。即使以两人如今的关系即使裸裎相见也不是头一次了,要面子的soraru平时也不会在他面前直接脱衣服。只是此刻mafumafu的注意力被分散得厉害,那边soraru瘦削却匀称的身体,在灯光中清晰勾勒出的净白色,如同希腊的大理石雕塑一般完美无暇。
剧烈颤抖的手指难以解开衬衫的纽扣,soraru竟毫无耐性地拽紧衬衣衣襟用力一扯,用及其暴力的方式将其扒了下来扔在床上。
他滞了片刻,随即撇下呆楞一旁的mafumafu,自顾自踉踉跄跄走向浴室。由于步伐不稳,打开门后竟在门槛上拌了一个趔趄。
“soraru桑?soraru桑!”
mafumafu心里一沉,跑过去跟着他进了浴室。眼前的人跌跌撞撞的一路向前,完全没有理会自己。
“soraru桑!”
心里莫名一紧,mafumafu追上去刚想问他怎么回事,而在此之前soraru已经继续向前走去,即使隔着较远的距离都能看见他的身体在颤抖。
他一路走进了盥洗室,当mafumafu赶到的时候却看见他正在接水。用口杯接满了一杯水后竟直接从往自己头上倒了下去!那口杯里牙刷牙膏还没拿掉,随着这个动作直接砸向了他的头顶。soraru却毫无反映,任由牙刷在洗手池边弹起,扑通一声掉进旁边的马桶。
情况不明。

伍<
“soraru桑!”
水珠从他发梢上脸上眼镜上流下来,沿着身体线条一直往下。眼镜上沾满了水珠看不清表情。这个疯狂的举动像一道定身符把mafumafu镇在了门口。
三秒后,soraru的下一步行动给天野雪辉贴上了第二道符,天雷符:
他转过身去,踩着和之前一样不稳的步伐一头撞上了淋浴间的玻璃门却没有丝毫停顿,用力将玻璃门拉开钻了进去就转开了把手。
细长的水丝顷刻间撒了下来,带着翻滚的水蒸气,像是一场灼热的雨。而soraru竟就那么仰起头,任那被空气阻力拉的细长水丝砸向他的脸仿佛如无数针状子弹袭来。
眼镜上被热腾腾的蒸汽凝上一层雾,水光飞溅,而他甚至没有摘下来擦。
“soraru桑!住手啊soraru桑!是我眼花了还是你怎么了?!”
水声哗啦终于让nafumafu回过神来冲进去用尽全身力气将soraru推到墙上,借着身高优势双手和墙角围成了个四四方方的笼子,怒视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吼道。
好烫的水。
不论mafumafu还是soraru都被顷刻淋了个透,水丝打下来有些炽热的疼。淋浴间里满是躁动不安的水蒸气,而与蒸汽翻滚的沸腾不同的是,两人间气氛冷到了极点。
mafumafu只能听见水丝打在身上的声响,感觉到因为激动,自己风箱一样剧烈喘息的肺。
soraru没有回答他,沾满水雾的眼镜隔住了那双深色的眼,mafunafu伸手拿下眼镜就打算接着询问,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却随着眼镜的摘下被硬生生哽在了喉咙里。
soraru的双眼毫无焦距,一片茫然,即使视线是向着mafumafu这里,却根本没落到他身上。
但并不是这个堵住了mafumafu的急躁和不解。
soraru在哭。
凝成一绺一绺的额发鬓发在往下滴水,顺着他的颧骨和脸颊流下好几道水痕,但那些水来自花洒,而那泪,和水丝一样停不下来。
他脸上有很多道水痕,mafumafu也是。但惟独那两道是来自……soraru的眼睛。
mafumafu的第一反映是自己错把水痕看成泪痕,于是伸手关了水龙头。水源的断绝让soraru前额的头发上往下滴水的速度越来越慢,过了一会终于停滞,半滴水珠凝在发稍,再也不落。
他缓缓看向了soraru,然后闭上了眼,两行泪蓦地流下。
为什么哭了?
怎么会哭?
mafumafu见过这张无甚表情的脸上流过汗,流过血,就是惟独没见他流过泪。
那是一种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的神色,也不该出现在他脸上的神色。
soraru低下头,泪水断断续续地从眼睛划到下巴,像是脸上两道透明的刀,切割着mafumafu的心脏狠狠地疼。泪水在那张脸上是如此碍眼,他伸出手想要替他擦去,擦断那两把刀,却猛然僵在了半空中。半晌,最终还是抚上了soraru的脸颊。虎口微凉,是泪水,的确是泪水。
他哭了。
soraru真的哭了。
他怔怔地看着mafumafu手指上抹掉的泪,把他的手拉近,缓缓触摸他手心柔软的茧和掌纹,眼神不住地颤抖着。mafumafu心里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对方竟做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动作。
他竟闭上眼,一下吻住了自己的指尖。
食指被对方用唇含住,柔软的围了起来。感觉到指肚被舌尖轻轻过,传来令人心荡的触感。mafumafu怔住了,心脏突然抽搐了一下,脸涨红了起来。
“呃……soraru桑!”
他竭力把手抽了回来。
“咸的……”
soraru轻闭着眼默默立在那里,像是在回味,soraru这才意识到他之前只是在尝那眼泪罢了。
“什么咸的?soraru桑你到底怎么了?!”
稍微开始有些气急败坏地吼回去,mafumafu突然间眼前一花。
“mafu……了喔……”
“mafu……君……”
“……君……起床……”
“mafu君……起床了喔。”
熟悉温柔的呼唤声,mafumafu缓缓睁开眼,调整好焦距后,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soraru温和的笑颜。
“mafu君,该起床了。”
他试着说话:
“咳……soraru桑。我做梦了……”
“梦到你哭了。”
“疯了一样,怎么都不停。”
soraru听完后立刻变了脸色,那样子好像不小心吃进了一只蜘蛛。
“你呀……想看我哭吗?哼。”
说着转身走出房间,留下mafumafu在后面大喊着对不起自己错了。
掩上房门,soraru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脸上却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苦笑。
梦境寂寞,于是从现在开始。
春梦了无痕。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