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中长篇】神の孩子不流泪Ⅰ~Ⅱ

嗯……深夜来一发吧。因为是慢热所以剧情展开好困难啊orz这个怎么看怎么玛丽苏的开头我真是想呐喊“这才不是soraru和mafumafu”?!呜哇剧情推动好生硬救命(死吧)





壹<
“soraru桑……真的要走吗?”
还是孩童的mafumafu细声细气地哀求着。孩子细嫩的双手用力地绞紧了捏在手心里的衣角。
“啊,这是没办法的事呢,毕竟家里长辈换地方工作了。”同样处在孩提时代的soraru相较之下显得更为沉稳一些,伸臂拉住mafumafu的手掌,稍微一使劲让他放开拳头,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放进对方的指缝里握紧,“必须要搬家了啊。”
“不要啊soraru桑……你都走了的话,就没有人来陪我了……”
感受到手上的力度,mafumafu也用力回握回去,带着哭腔说完话之后赌气似地抿着嘴,赤色的眼睛因为含着过多的水分而玲珑通透。
阳光明媚如泉水一般流淌在地上,闪耀在天空中。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早春微凉的风里缤纷飘落的花瓣格外柔美,映衬着soraru深色系的瞳孔仿佛一场魔法抑或盛宴。他嘴角的唇线滑开,划出漂亮的弧度,轻轻道:
“别露出那么难看的表情啊mafu君,总会再见面的。我向你保证……啊对的,你还欠我一颗糖,到你还给我之前你都是我的,不能欠债不还。”
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沉重的话。
“好啊!说好了的喔,大魔法师mafumafu一定会还给你一颗糖的。”
年少总是无所不能,就连离别也是完美。
“明明曾经说好了的啊soraru桑,只有你,你可不能骗我。”
mafumafu看着窗外云淡风轻,不自觉带着些许羞涩笑了起来。
不经世事的誓言。
谁,许谁,地老天荒。

贰<
光阴飞逝岁月如梭是小学三年级作文常用金句,从来就是优秀生的soraru只想笑着说一句“叫’时光’的那东西真是的,被它卖了还要给他数钱”来打趣自己曾经花样百出的黑历史。
现年十九岁的soraru已经是一名相当成功的见习侦探,在当地的最高警署实习工作了一年多,接连侦破了几起重大案件,在当地算是名声鹊起。几天前刚接到调令,破格允许他提前结束实习并升迁到另一个更繁华的城市继续工作。
这得归功于他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破案的时候总是任性而胆大妄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是个随性的人,做事基本上是不会按部就班。
于是调令上说明日启程,到达后会有警暑的人来机场迎接,soraru今早就订好了机票打算晚上就离开这里前往新的工作地点。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份按捺不住的急迫感仿佛在催促他去做些什么。
而且与生俱来的超强第六感告诉他,他要找到的人,就在那里。
——见面了说什么呢?这么久了mafu君还是希望我陪着他的吗?这么久了……
这样的小问题带来些微的困扰,他抿嘴一笑,在空乘服务人员询问他需要点什么的时候礼貌地摇摇头,再次陷入了沉默。
坐在旁边的几个孩子兴奋地吵嚷着,似乎是刚刚有流星划过:
“啊啊快看!流星啊!”
“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流星还是第一次呢!”
“知道吗?看到流星并许下愿望的人愿望会实现,得到幸福哦!”
“诶诶真的吗?你听谁说的……”
看到流星并许愿就会得到幸福吗?白色谎言,美好但终究不能掩盖其谎言的本质。
由于航班的延误,到达飞机场已是深夜1点多。出了机场才发现这里下起了小雨,犹豫一会之后,soraru顺利地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往市中心的方向驶去——诚然附近的汽车旅馆他是不想住的,坑钱又坑爹;干脆到市里面靠近警署的地方再住,明天也好早点去报道。
只是到了市区里他才发现,这个城市比他之前工作的地方繁华不少,物价自然也要高得多,他出门时所带的钱不足以住一个晚上,而警署附近并没有银行或者酒店一类的地方,周围都是一栋栋的民居。
雨越下越大。
啧……没办法了啊,只好凭着自己的工作证随便找户好商量的人家将就对付一晚上了。
可是这位大侦探站在避雨的廊檐下环顾四周之后,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作息时间是如此错乱:
原来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了啊……
目光所及之处绝大多数的居民楼都是黑乎乎一片,只有零星的几个楼层在亮着微弱的灯光。
就去离这里最近的那家人试试看先吧。
主意打定,soraru从行李里掏出了工作证放进衬衣前胸的口袋里,毅然跑进了瓢泼雨幕中。
溅起的水花占到了偶尔经过的两个行人身上。
他侧过脸去抱歉地笑笑:
“不好意思啊。”
继而以更快的速度冲到那栋楼下,尽量放轻脚步走上三楼,顺了顺湿漉漉地贴服在脸上的鬓发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拿出工作证,他敲响了防盗门——
叩,叩,叩。
听见了吗?命运女神也在敲门。
“请稍等……”
里面传出了细微声响,清亮的声音不知为何听出熟悉的味道来。于是原有的心跳节奏被打破,呼吸变得紊乱。
“这么晚了是哪位……”
转动把手咔嗒一声,门被打开,背后露出了一张脸:
银白的短发整齐,疑惑的眼睛在逆光中闪烁出水润的血液颜色。
熟悉也陌生。
soraru脸上一闪而过的诧异表情。
那人还不明状况地问着:
“呃……您是哪位?”
soraru没有回答。
那人又看了看他,红眼睛里有点不解,转而去看他的工作证。
“啊……您是在警署工作的啊,这么晚了来……呃?!so,soraru?!你是soraru桑?!”
对方瞪大了眼睛,手掩在嘴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惊讶得连敬语都忘了要用。
这次soraru确定了:这个人,就是mafumafu。
“嗯,我是soraru……我是来,要回一颗糖的。”
他慢慢地展露出温柔笑颜:
“mafu君,终于又见面了呢。”
我的手表停了,可我的时间没有。
与你企期再遇一别经年久,时光追不及。
TBC.

评论(1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