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

退圈。
已经死了。

梦幻の孤光

cp:
mafumafu×soraru/suzumu(无顺序攻受之分w)
配角(高档龙套):
天月,伊东歌词太郎,人形mafuteru(?!)
背景:
架空
设定:
mafumafu与suzumu交往中,soraru为suzumu旧友,除人形mafuteru外五人同学关系,普通大学生设定
篇幅:
短篇
等级:
清水
性质:
厨着厨着就黑起来的脑洞
注意:
这里的mafumafu并不痴汉(。),这里的soraru极品闷骚(?!)这里的suzumu像个负心汉(?!!!)
好的不要在意细节会长不高的w(你是在吐槽自己吗矮子)
强调,本文所有内容与三次元唱见本人完全无关。
文前:
对不起我明明想做个高冷系,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个话唠!
这个……我想各位知道的,我是ooc专业户w←收起你那不科学的自豪感!
所以这次仍然是各种ooc,还有各种渣文笔什么的。如果决定往下拉进度条请不要大意地食用0w0出现任何不良反应在概不负责~【躺】
又及。请真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龟毛的设定啊233完全脱离三次元的存在也就只能是这么样的一个脑洞而已呢,所以无论怎么鸡婆都不会被责怪的对不对?【笑】
相信我是厨着他们的,就是厨到深处自然黑真的不好意思啊233(所以说你给我去死)
如果这样都没有问题,那么继续吧w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
前方雷区请注意(重要的话说三遍)



【起】
圣诞节前的那两个月,suzumu需要去国外学业进修一段时间。
出发的前一晚,向来随性到令人发指的suzumu才决把这个决定告诉mafumafu。
透过通话时些许电流杂音他听见mafumafu沉默了一会儿,又换回了元气的声音说着“我知道了那么suzumu君明天我去机场送你记得等我喔喔喔晚安”一句话快得不带标点符号说完就直接挂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suzumu听着手机里传出“嘟嘟”的忙音无奈地摇摇头,又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喂,soraru君?……啊啊是的,明天就去了,有点事情想要拜托soraru君……”
第二日在机场,suzumu不放心地叮嘱mafumafu了好久,对方也只是有点怔愣地看着他,生硬地回应着他难得的保姆式教育。直到旁边一个高挑的黑发男生走过来随意拍了拍suzumu的肩膀示意他该登机了,mafumafu仍然都没有给出及时的反应,更不要提能够注意到旁边除了皮肤白皙得过分之外整体都是深色系不算抢眼的男生。
然而男生注意到了mafumafu,那个视线一直紧跟着suzumu的男孩。他笑了笑,轻轻地问suzumu:
“这就是suzumu拜托我在这段时间照顾的那位……mafumafu君?”
“嗯,那么麻烦你了。”suzumu也笑着点点头走向登机口,“好啦我走了……mafu,mafu!再见~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
“啊……嗯,再见,suzumu君。”
mafumafu看着suzumu浅棕色的发梢一甩消失在登机处,有些沮丧地退到外面。他在机场一角等了摸约二十分钟,目送载着suzumu的飞机起飞。
黑发蓝瞳的男生远远地站在他身后,注视着密集人流中mafumafu单薄的剪影,轻轻一笑。

【壹】
时间流逝的快慢是相对客观的,对于不同的人,不同的事。
要一直怀抱着对明天的期待不是轻易的事,生活里总有太多让人头疼的磕磕碰碰,恋人不在的日子又无趣得紧,有时甚至琐碎到让人倦怠。
零零散散的失误时常上演,诸如“早上起床晚了太匆忙忘记带饭卡然后就饿得胃疼”,“昨晚写不完作业导致今天使劲在课堂上赶”,“被别人拜托做值日时太过笨拙以至于粉笔灰扑了一身”,“钢笔墨水忽然漏出来把试卷弄脏了最后被导师训话还要重写”等等等等。
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只是少了一个人,琐碎就更加嚣张。
mafumafu完全无以为继。
那些琐碎一点一点侵蚀着所有的期望,麻木成为必然。僵硬的心脏生出厚厚的茧子,只等谁来试图除掉。
某些希望就是这样慢慢死了的。
疲倦是不能避免的寄生体内的蛔虫。它们不动声色地攀附内脏,只等谁用驱虫药来给他洗胃换血。
提着装满课本的书包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
周末一起出来逛街采购的一家三口或者母女或者情侣,成双结对地从身边经过,他在其间穿越,表情安静。眉宇间依然是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无措,有一点点被冷落的意味。孤单感像气球一样,渐渐胀大。
——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走。
——不断地,不断地走,一直走到suzumu回来。
——就算爬也要继续往前走。
他担心自己一旦停下就会再也没有力气继续等待下去,继续这样忍受着更加琐碎的生活。
就是这么一个虚门大开的时刻。
是的就是人们常说的“趁虚而入”的戏码,不过从来都怕麻烦的soraru对此并没有考虑这么多,他当然不会明白mafumafu心不在焉地走过斑马线连红绿灯都不看一眼是由于太过思念恋人的缘故,他拉他一把纯粹只是因为受人所托,碰巧看见他有点危险而已。
所以做完这个动作,成功让mafumafu停在路边之后,soraru礼节性地笑着说了一句“过马路要小心点”就离开了。
然而mafumafu的注意力完全没有丝毫放在soraru身上。原本不断的前进被人打断,他有些不知所措,就只是也只能这样站着。
后来是天月出现了,才把他拉走的。那时候的mafumafu不知为何已经泣不成声。
站在角落阴影里的soraru在围观人群渐渐散开之后才叹了口气,“这么多管闲事……都不像自己了”这样想着迈开腿缓缓地向着他们离开的反方向走去。

【贰】
在soraru已经见过mafumafu两次之后,mafumafu却几乎不知道这个人。所以当mafumafu第一次见到soraru时,实际上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
那是平安夜,2013年的平安夜,suzumu已经出国两个月了。两人只有寥寥数次的短暂通话,更多时候mafumafu打电话过去,总是打不通的。
任谁都看得出来,suzumu很忙。
平安夜mafumafu本来打算和suzumu一起过的,甚至连那条要送给他的围巾也提前几个月织好了。
但是两人却相隔万里。
天月怕mafumafu触景伤情,竟然大出血买了两张票请他去看电影。结果那天收到了伊东歌词太郎的短信说要去逛街,便无情无义地放了mafumafu鸽子。当然,电影票他是不会浪费的,正好遇上了准备回宿舍的soraru,就把票塞给他,心里还想着mafu君啊我待你不薄了soraru桑就便宜你了……自个儿屁颠屁颠地跑去约会逛街去了(我真的不是个黑啊啊真的!虽然毫无说服力就是了orz)。
soraru莫名其妙到了电影院就认出在门口徘徊的mafumafu,一头银白的头发和出挑的身高在人群里很是显眼。
——什么啊,原来是这家伙……
这会mafumafu刚刚收到天月的鸽子短信正在抱怨“回去就用魔法把你烧死”,一转身就看到了soraru的脸。那双瞳色很深的眼睛。
这是mafumafu第一次见到soraru。
这是soraru第三次见到mafumafu。
2013年的平安夜,那家旧旧的电影院在播放着什么电影,mafumafu和soraru都已经不记得了。后者只记得前者在看到电影里男女主角相拥的那一刻,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soraru什么都没说,只是猫一样抿着的唇角牵出一个上划的弧度,深色瞳孔紧盯着屏幕。

【叁】
那天晚上,本来是打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soraru最后发现了mafumafu路痴到没救,于是扶了额嘴里恶毒地说着“你真的是个身体各方面都健全的大学生吗”把mafumafu送回了宿舍。
——啊啊……会有之前那种“各自回家”的想法的我,果然是想太多了。
脑子里思维有点脱节,soraru过了好一会才发现mafumafu的脚步不知何时停下了,于是回头看着那人。
“那个……soraru桑,谢谢。”
好不容易扭着衣角红着脸说了这么一句道谢的话。
“不客气。那么,圣诞节快乐,晚安。”
soraru还是礼貌的笑容,深色瞳孔里带有某种耀眼的惰性与沉静,朝他摆摆手。
赤瞳微微眯起,mafumafu也微笑着低下头,转身要走。
但他突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
“啊啊那个!额……不知道soraru桑你介不介意,我有一条围巾,本来是要送给suzumu……啊,就是我的好朋友,很好很好的好朋友,但是他现在……不在这里,soraru桑你……”
尽管他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soraru不知为何仍然轻易明白了他的意思,收敛起神色点点头:
“没事,我……”
话只听了半句的mafumafu眼前一亮:
“那,你等我一下!”
说着便飞奔上楼梯。
“啊,喂!mafu君……”
soraru本能伸出手想要阻止对方:他本来想说的只是让mafumafu留着,等suzumu回来再送给他。结果那人却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
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soraru觉得自己真的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不巧的是,自己好像……偏偏无法将这个麻烦放着不管。为什么呢?
mafumafu很快又飞奔下来。
那是一条深红色的围巾。
suzumu的皮肤很白,所以mafumafu才敢选这么鲜艳的颜色;soraru的皮肤更白,白到甚至显出一丝病态的苍惨。
懒得再说清自己的本意,况且让别人再跑一趟回去也没有必要,小小一条围巾算不上什么贵重物品,soraru只好顺着mafumafu的理解接受了作为礼物的围巾。
接过围巾时soraru好像说了句什么,但是过于沉郁慵懒的声音在口齿间凝固成一块,他没有听清楚。
把围巾放进书包里,soraru拿出手机解下了上面的手机链,面无表情语气僵硬地进行简单解释:
“女朋友送的,现在分手了。虽然没诚意,但是送给mafu君,当做回礼了。”
侧过脸在夜色里隐藏脸上可能出现的潮红,soraru将手机链递给mafumafu,微微卷曲的黑色鬓发在空气里划出饱满的弧度。
mafumafu一怔,随即接过手机链,像是真心高兴地笑了起来,甚至发出小孩子得到礼物一般“耶!耶!”的高呼,又因为soraru一句“夜深了,你很吵”而很快安静下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收到对方的礼物,竟然都带着两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
事后两人熟捻起来,变得话多的mafumafu曾问过soraru:
“soraru桑收到围巾的时候,是在说什么呢~?”
soraru轻轻一笑,说:
“在骂你喔。”
“诶?骂我……soraru桑好过分啊送我礼物还要骂我什么的,骂我干什么?”
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小狗。于是答案随着心情一起说了出来:
“蠢。”
“呃……”
看对方一脸不解和不服气,禁不住扶额。
“把要送给suzumu的礼物转送给别人,不是很傻的行为吗?”
“……那soraru桑还不是一样……”
“我不一样。”
“诶诶?soraru桑不承认啊这怎么可以!太狡猾了啊说人家傻明明自己也是傻傻的……”
soraru却只是轻轻地笑,脱口一句“闭嘴”就不争辩了。
其实mafumafu收到手机链的时候就有点奇怪,手机链虽然很新,但显然是用了非常久的,上面还有淡淡的檀木味道。
之后suzumu告诉他,在此之前soraru根本没有谈过恋爱。
那么……在此之后呢?

【肆】
mafumafu没有想到,suzumu临时决定在圣诞节那天回来了。
两人在晚上去了市中心。
他们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明显心不在焉的mafumafu出神地想着自己昨晚为什么把围巾送给soraru桑?如果suzumu知道了会怎么认为?
想归想,mafumafu一点都不后悔这样做。
手心里突然失去的温暖让他回过神来——suzumu呢?
他急忙转头四顾,身边是不断涌来的陌生脸孔。suzumu可能被拥挤的人流不知推到了哪里。心里隐隐多了些不安。
“suzumu君!”
不自觉就喊出高亢绮丽的,女孩子一样的高音。
明明知道他听不到,mafumafu还是天真地抱着一丝“说不定会听到”的侥幸心里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果然是……听不到的。
没有任何回应,mafumafu呆呆地站在原地,等人群散开。
“mafu君……?”
身后极近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声音,他转过身去,视线就对上了一双深色瞳孔,带着某种耀眼的惰性与沉静。
“傻到……走散了吗?”soraru打量了一下,随即恶劣地笑了,“在原地等吧,别人会回来找你的。”
“嗯……才不是傻的原因啊!那个,soraru桑一个人?”
借着那么点身高优势mafumafu看了看他身后。
“嗯。”
“那么来陪我等着啦?陪我等着suzumu君回来找我?”
“……为什么我要做带小孩这么麻烦的工作。”
皱着眉抱怨了,然而被扯住的衣角安安静静地躺在mafumafu的手心里没有离开。
陪mafumafu站了好一会,人流还是不见有稀疏的迹象。旁边的mafumafu一直装作不在意地盯着soraru的头发看,然而脚踏地面打出的凌乱拍子和不停揪着自己银色头发的手指暴露了他的真实状态。况且以soraru对suzumu气性的了解,这种时候他也该很着急了。
——果然,真的是……拿你没办法的。
soraru凑到mafumafu耳边轻声说:
“我相信mafu君会找到我。”
他放开之前暗中拉紧他的手,淹没在人潮中。
“诶?我怎么找得到你?soraru桑?!”
手里的衣角滑走,mafumafu下意识地呼喊着,先前那种不安又浓烈起来。
听不到任何回答,或许是他的声音再次被大家狂欢的呼声覆盖了。
“我相信mafu君会找到我。”soraru的话咒语般不停提醒着mafumafu,他随着人流找寻一个背影,他相信自己会看得到他纯黑的发深色的瞳。
其实soraru只是站到mafumafu身后,他静静地紧跟着他,静静地张开双臂好让他不被挤到,静静地引导他走向人少一点的地方。
“soraru桑,我找不到你……”
soraru听见了他的喊声,但心底蛰伏的恶劣因子或是别的什么自己没能理解的情愫促使他不会回答,轻易地告诉他“我在这里”。
午夜十二时的钟声响起,mafumafu终于回过头。他看见了,soraru原来是那么近可是自己却足够笨没有发现。
“真的足够傻啊……居然找了这么久。”
soraru轻轻地笑着这么说。
“soraru桑你……”
这时拥挤的人群把soraru推得有些远了,mafumafu一眨眼,他就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但是他听到了suzumu的呼喊:
“mafu!你在这里啊!”

【伍】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不咸不淡。mafumafu每天都和suzumu一起泡在图书馆里,不停地看书,什么书都看。
期末考很快也要开始了,mafumafu还是每天都来图书馆,不过不是看闲书了,是背考点。
有一次背着背着,mafumafu一时发闷,抽过一本《天文学初步》随便打开一页看了看,上面有一张天空的照片,白绒绒的云朵深蓝的天空,与平日抬头所见的天空不同的漂亮。
天空。天空的。soraru。
mafumafu突然想起这个人,这个以天空为名的青年。在圣诞节过后,soraru这个人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出现在他眼前了,哪怕在学校里也没有。
仔细想想,soraru那双深色系的瞳孔既不晦暗也不张扬,一方明镜般倒映这世界的天光云影;即便是笑的时候,虽然感觉很温暖,也有某种耀眼的惰性与沉静。
所谓有目标的人,眼睛里的光辉就该是这样的吧。
mafumafu这样想着,若有所思地放下书继续背考点。

【陆】
期末考一晃就过去了,成绩放榜时mafumafu还去看了一眼,自己仍旧是排在中上游,勉强说得上优秀的成绩。而榜单的第一栏,也就是最吸引视线的首席,是两个并列的名字。
soraru。suzumu。
mafumafu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居然和两个学霸有交情。
然而随着和suzumu相处时间的推移和增多,mafumafu回忆起以前的种种好像真的是早就见过soraru的,他似乎是suzumu的好朋友,两个人从小玩到大的样子。mafumafu一直没能注意到他,是因为身边已经有一个suzumu。
期末考完了,寒假也就到了。
suzumu作为优等生要帮教授写各种论文不会那么快回家,天月要和伊东歌词太郎去玩够了再说,mafumafu却等不及了。
“所以……天月君是要我一个人回家?”
猛地就吃起了无名飞醋,mafumafu闷闷地问天月。后者尴尬了,为了掩饰自己重色轻友(并不……po主有病不是在黑啦)的本质,他拍胸脯表示保证会找个人陪mafumafu回家。
结果真的找了个人。一个黑发蓝瞳的高挑男生。
回家的车程是十二个小时,但是当时mafumafu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时间静止不动,所有人的动作都凝结冰封。
外面天气很冷,车上开足暖气,温暖如春。因为是晚班车,其他乘客都睡着了,只有mafumafu和soraru两个人,身上盖着两件外套,兴致勃勃地玩着soraru手机里的游戏。
一趟游戏下来mafumafu不得不承认soraru在玩游戏的方面确实是相当厉害。他还不想睡,赤瞳一直很有精神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他指着窗外一片灰暗的海,很是兴奋地对soraru说:
“soraru桑!soraru桑你看,这里……有好长的一段海岸线,每次回家都会经过呢!”
soraru便也笑着靠过去看。距离的突然缩短让soraru微微卷曲的鬓发扫过mafumafu的鼻端,也让mafumafu闻到了他头发上几不可闻的香味。
“soraru桑……用的是什么洗发水?”闻着好舒服。
soraru看了他一眼,露出了嫌弃的神情,说:
“笨蛋……我从来不用洗发水的喔。”
“……soraru桑好过分,又不告诉我!”
“喂喂不要露出那么恶心的表情。”
后来mafumafu还是睡着了。那一觉他睡得很安稳,梦中鼻端也总是能闻到若有若无的,属于檀木的淡淡清香。
一直到车进站,他才被soraru叫醒。

【柒】
那一年的寒假,mafumafu过得并不快乐。
在街口被几个混混围堵,不停被逼进偏僻的小巷子,mafumafu都咬紧唇警告自己冷静点,不许怕,想想办法。
真的就好像时空顿滞,世界末日一般。
所以当他退无可退只能看着那些混混靠近的时候,mafumafu近乎疯狂地将拳头砸了过去。
显然是激怒了混混,在他们的拳打脚踢间mafumafu蹲下身两手护住脑袋承受着暴风雨抽打般的疼痛,拼命咬紧牙关不允许自己发出任何一丝示弱的声音……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什么时候停下来……这样的……
“住手!”
一声怒喝。
仿佛听到赦令般抬起头,几个对他动手的混混也停下来向着同一个方向张望。
是soraru。那个有双深色瞳孔、皮肤苍白,从不多管闲事的男生站在不远处的街口。
“窝囊。”
soraru轻声一句,走上前抽出了衣袖里的折刀甩开,看了一眼刀锋冷冽的光芒,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看他这付有点看轻人的架势,混混们叫骂着放弃了mafumafu,都朝他围过去。然而soraru一直低着头,冷冽眉宇间是只有mafumafu能看清的淡淡怒意,再加上刚才少有的出言不逊——他确乎是生气了。
上步;肘击脸颊;握掌成拳手背挥向喉咙;抬腿踢在侧腹;身子一拧避开打来的直拳;反手摁住胳膊;漂亮利落的过肩摔……soraru的动作凶狠简单又直接,效果很快就出来了,不到两分钟混混们一个个落荒而逃,重新安静下来的街角只剩下微微喘息的soraru和仍然蹲在地上没反应过来的mafumafu。
soraru随意地整了整乱掉了的衣袖,向mafumafu走过去,沉默狠厉的嘴角一撇,却是动作轻柔地扶起他。
“mafu君……你是有多傻啊等着被打。没事吧?”
“啊啊!soraru桑怎么会在这里……唔那个不重要!没,没事!大魔法师mafumafu会用治愈魔法!所以完全没事的!”
急忙从地上蹦起来露出元气的笑容,自顾自地说着中二无比的话。
不出意外得到了对方的皱眉。
“吵死了。”
“唔……那个,soraru桑,谢谢。”
“不用。”
——仍旧是话少得不行啦,已经懒到这个程度了啊soraru桑……
脑子里这么想着却还是认真地再次道谢。
回到家里,mafumafu又被来串门的小表弟缠上,小男生吵着要哥哥抱抱,mafumafu一把抱起他,然后突兀地闻到了一股有点熟悉的香味。
清甜的,几不可闻的檀木淡香,像冬日的阳光般温暖。
他又闻了闻小男生的头发,问:
“teru用的什么洗发水?”
mafuteru答到:
“不用洗发水!”
他一怔,mafuteru又答:
“我用宝宝金水啦!”
mafumafu失笑。
——原来,这就是不用洗发水的缘故啊。原来soraru桑这样成熟的人喜欢用小孩子的洗发精。
心情才莫名好了一点。

【捌】
很快到了除夕夜,大家都捧着手机收发贺年短信。
mafumafu给suzumu单独发了可以说是完全无意义的骚扰短信,在对方被逗乐后一来二去的回复中自己也笑得很开心。
群发短信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盯着自己挂着的手机链看了好一会,最后在“soraru”的选项那里点了个勾。
短信发送之后他就扔下手机去用电脑作业。一直到十点多才拿起手机看,已经有数十条未读短信了。
都是从别处转发的短信,很搞笑的是有五个人发了一模一样的内容。
最后才看到soraru的回复:
[我在你家附近。]
——诶……?!soraru桑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要我出去吗?
手机上显示短信是9:50发过来的,现在已经是10:40了。mafumafu赶忙打soraru的手机。
没响多久电话就被接起。
“喂……soraru桑?”
“嗯。”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才看到你的短信……”
“没事,不用道歉。”
“额,那就不说这个好了!soraru桑现在在哪里?”
“啊……在码头呢。”
“那soraru桑在那里等我,我现在就过去了,十分钟就好。”
收线后mafumafu套了件外套就跑出去了。
刚走到码头,就看到soraru瘦削的身影。让mafumafu惊讶的是,soraru脖子上围着那条深红色的围巾。
他看了许久,终于是走到他身边。
“soraru桑,为什么除夕不在家,跑这么远?”
mafumafu看了看附近,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随意地问着。
soraru轻轻地笑了:
“我家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就过来找朋友。”
“嗯……?soraru桑找什么朋友?”
soraru突然看着他,不说话了。
mafumafu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过来了,然后莫名地僵着身子,也不说话。
沉默半晌后,soraru仿佛认输放弃般揉了揉太阳穴,别过脸去低声道:
“除了suzumu……还有你这笨蛋,mafu君。”
“诶诶诶soraru桑又说我笨……咦?找我?”
mafumafu有点意外,赤色的瞳孔盯着那人转过头去留下的背影。soraru没有回答,却仰着脸看着夜空。
mafumafu突然心情大好,便也学着他仰起头,还发出了笑声。
“嘿……嘿嘿嘿。”
“恶心死了,你。”
“嘛。”
当然是被说了恶心,但是这时的mafumafu却不想进行什么争辩。
街道上有很多小孩子在放鞭炮,断断续续的爆裂声被风割成碎片,远远地传过来听着也像另一个除夕的背景音。码头很是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几乎都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夜里风很大,mafumafu紧了紧外套。
“冷?”
soraru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mafunafu搓了搓手,放在嘴边哈气试图取暖:
“有点……soraru桑不冷吗?风好大啊这里。”
于是soraru解下脖子上的围巾,递给mafumafu:
“我不冷,你系上吧。”
“诶?!这样不好啦,而且soraru桑……”
“闭嘴,反正是你送我的。”
soraru站起身,手绕到他身后,帮他戴好了围巾。给围巾系结的时候,mafumafu分明听到了他有些钝重的呼吸,也感觉到了不小心划过自己脖子的冰凉手指。
“不愧是池面mafu君,戴着比我好看呢。”
soraru难得没有任何掩饰地笑着,还少见地称赞了mafumafu。
“当然咯,我可是大魔法师mafumafu!虽然soraru桑戴着也很好看的!”
还是胡乱地说着意义不明的话,mafumafu的脸微微红了起来。
已经十一点多了,街上的人寥寥无几,只有一些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在他们身边呼啸而过。两人开始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soraru桑今晚是在suzumu君那里借住吧?”
“不喔。”
“诶?”
mafumafu疑惑地停下脚步看向他。
“刚和他吵了一架,暂时就不了。”
——吵架……?soraru桑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吵架的人,因为好像连吵架都懒得的样子嘛。
“啊啊为什么soraru桑会和suzumu君吵架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
“闭嘴,吵死了。”
soraru强行打断了mafumafu的话题,又不说话了。
沉默半晌后mafumafu再度酝酿着开口。
“那,soraru桑今晚住在哪里?”
“住在mafu君家里咯~”
突然狡黠地笑了起来。
“诶!这个……”
“开玩笑的,我等下就回家了。”
“唔……soraru桑太过分了……”
是谁说过的?天空是倒过来的海,但不能够嘹亮我们喑哑的青春。
以天空为名的青年,同样是那么清澈,却还是不见底。

【玖】
后来mafumafu才知道,soraru与suzumu根本没有吵架。其实那天晚上soraru是来跟他们道别的。
因为suzumu把本校首席出国实习生活五年的机会给了soraru,选择留下来陪在mafumafu的身边。
“suzumu君和soraru桑是好朋友吧?”
mafumafu问suzumu。
“是的,soraru君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啦。”
“那……何必为了我而留下……?”
“因为mafu就是我的全部啊,”suzumu的笑颜阳光耀眼,脸颊上也微微泛起一丝好看的红晕,“如果说是学校荣誉的话,这种事情交给soraru君就可以了,而且他也同意了嘛。”
“啊……原来是soraru桑他自己同意了啊。”
然而mafumafu却没有如同往日一般笑着回应suzumu的话或者打闹起来。他闭上眼睛,抬起手臂遮住了脸。
suzumu说这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哭了。

【终】
后来的后来,mafumafu再没有见到过那双深色系的瞳孔。
就是那晚趁着帮他系上围巾的片刻,soraru给他留了字条,悄悄地放进了他的口袋里。
他说自己要出国了,应校方和父母的打算,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这个地方。
随后他的手机号码也成了空号。
一切似乎又重新回到原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soraru像他出现时那样突然消失在mafumafu的生活里。
但是mafumafu却不这么认为。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
——soraru桑也会高兴的吧?
——在一座遥远温暖的城市那边,还有两个人记得他,会想念他。
——也许哪一天,suzumu会和自己不远万里找上门来,会指着他大声地骂“soraru桑你这笨蛋”。
不论如何,mafumafu坚信他们总能再见面的,在某一天,在某一个地方,他一转身,黑发蓝瞳的高挑男生和原来一样,看着他轻轻地笑。
什么时候才能见面?mafumafu慢慢笑了起来。
或许下一周,或许下一个月……
又或许,是下一个光的纪年。

=====Ending=====
后记:
终于写完这个老梗了,头痛了一个星期是不是快要解脱orz
其实这个渣和我现在的心境多少是有一点关系的,最近心情不太好,文里的人物行为不可理喻性格也莫名其妙的╮(╯▽╰)╭ooc多了可能也就成习惯了吧改不掉啦
这次大概是想写一个……温柔,很温柔的soraru桑的,到最后都觉得力不从心啦边写边嘶吼着“这tm才不是我的【划掉】soraru桑啊这妈蛋谁啊”什么的简直不能再丢脸一点///
果然是渣渣就不能反抗自己伤眼的事实啊好难过啦233(你哪里难过了)
所以能够忍受我的糟糕坚持着看到这里的各位,真的大感谢喔~☆
好的,接下来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也要继续玩坏这三人!【×】

评论(30)

热度(66)